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行动代号加拉哈德 5,终章(全员,Harry/Eggsy无差)

番外测试到底是不是装饰✨这样的叔好喜欢

cyan.:

行动代号加拉哈德(五)

“我了个大操,所以亚瑟是叛徒?”阿米莉亚突然感觉找不到自己的下巴了。

“我知道这很难接受……”罗茜想上前安慰。

“莫德雷德,你不是说自己秘密组建了‘人人都爱麦当劳和大舌头’频道吗?”阿米莉亚双手叉腰质问自己负责的莫德雷德,是个比她高出整整一英尺的红发男子,来自爱尔兰。“我明明押了一百英镑赌你会叛变!”

“老天保佑,”莫德雷德被气得直翻白眼。“我组建了那个频道不代表我是叛徒。”

“你们要是有人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从事反叛活动,第一秒就会被我连人不带称号一脚踹出去了。”梅林研究完亚瑟的手机冷冷地说道。

“那怎么亚瑟会……”艾格西疑惑了。

“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不用我们内部频道的人。”帕西瓦尔解释道。

“我们曾经组建过一个专门给骑士用的会议频道,但是兰斯洛特将他在阿姆斯特丹出任务时与一名红灯区女郎拍的一小段‘旷世绝恋’MV不小心发送到了那里……”高文头疼一般揉了揉太阳穴,示意埃克特说下去。

埃克特点点头,补充完道:“然后亚瑟被气得高血压飙升送进急诊室,我们只好解散了频道,采用最原始的方式开会。”

“哦,”艾格西抚摸着哈利送给他的马克杯,仍旧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不管怎样,罗茜,很感谢你发现了亚瑟是叛徒。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罗茜思考着,紧锁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去阻止瓦伦丁的邪恶计划,拯救世界?”

“就凭我们几个?”阿米莉亚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他不可能靠一个人的力量绑架了几百个名人还能看着他们不逃跑,肯定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也许我们可以联络一下官方机构。”莫德雷德皱着眉头说道。“军情六处那边?”

“007最近被诬陷背叛组织正在外逃。”梅林头也不抬地说道,研究起罗茜带过来的植入式芯片。

“其他代号00的特工呢?”

“六处只会借破坏力最强同时也是最烧钱的007给我们,附带打包一个要看心情好坏合作的Q。”

“……”

“美国那边的分部呢?”艾格西问。

梅林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想了一会,认真地回答道:“几年前那边发生金融危机之后我们就将美国分部关闭了,不然你觉得我们为什么会派加拉哈德千里迢迢飞到肯塔基,而不是安排那边的人处理?”

艾格西差点又摔了自己的马克杯。

“拜托,梅林,他今天已经受够了惊吓。”罗茜轻轻地拍了拍艾格西。“你还好吧?”

“还好。”实际上一点也不,但艾格西不想在这个紧急时刻让人担心。“我们必须要阻止瓦伦丁,无论多么艰难。”

阿米莉亚来来回回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几名外勤特工,以及刚成为崔斯坦还没有出过任务的罗茜。

“好吧,那就我们。”她宣布道。

一行人迅速准备好装备坐上了飞机,正当他们赶往瓦伦丁的秘密巢穴时,高文看到了一条新消息。

“这里有谁认识CIA里面一个叫威廉·布兰特的人?”

“我以为他是IMF的参谋?”艾格西皱着眉头。

“他说很抱歉在这件事情帮不上忙,因为IMF在三个月前解散了。他们的队长目前正在潜逃之中,而CIA忙着抓他们队长。”高文念着一长串信息,眼睛一点点睁大。“还有克里姆林宫实际上是IMF的杰作,但是他让CIA背了这黑锅,所以CIA的亨利才那么恨他们,于是向委员会递交申请要求解散IMF(*)。”

(注:看过碟中谍5的各位自然知道这个理由是作者瞎改的。)

“等一下,为什么一到危急关头所有特工都在外逃?”艾格西的眉头越锁越紧。

“不知道,”高文看着手机上的短信在他念完五秒后自动删除了。“也许这样就能合理解释为什么每次世界都是只由一个特工组织拯救的了。”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尽管罗茜有恐高症,但她拒绝了潜入瓦伦丁基地的任务,因为帕西瓦尔没有带她去裁缝店做西装。

艾格西费尽口舌帮帕西瓦尔说好话,最后他拉住罗茜的手看着她开始升高。“帕西瓦尔不是故意忘记的,原谅他?”

罗茜坚定地撇过头不理睬难得露出一脸受伤的帕西瓦尔。

“我不明白,为什么埃克特也一起跟着去了?”阿米莉亚站在舱口问莫德雷德。

“因为我们刚在在飞机上抽签决定谁来冒充亚瑟和他的两名贴身男仆时,埃克特输了。”

“你们用的什么抽签?”阿米莉亚瞪着眼睛。

“啊,那个吗?就是你之前开发的抽签程序。”

艾格西听到了,凑过来。“可是,阿米莉亚你不是忘记将埃克特的名字加进去了吗?”

“……”

上帝保佑埃克特。艾格西像摸小狗一般摸了摸哈利送给他的马克杯。

当帕西瓦尔带着他所谓的两个贴身男仆——高文和莫德雷德走出机舱接受检查时,瓦伦丁女助理的目光是落在假装副机长的艾格西身上的。

“您的副机长看起来似乎更加适合做您的男仆。”女助理开玩笑道。

是啊,艾格西想,尤其是高文和莫德雷德两个人都已经超过了四十五岁还在干贴身男仆这一行。

“我也曾经如此考虑过,”帕西瓦尔礼貌地微笑。“可惜他已经属于别人了。”

艾格西感觉自己的耳根子都因为这句话发烫,他赶紧退回驾驶舱。

“他们已经顺利进到宴会里去了,帕西瓦尔正在寻找可用的外部网络。”艾格西向梅林报告到,梅林则刚从里面的更衣室走出来,手里提着个黑色大袋子。

“这是什么?”阿米莉亚迷茫地问道。

“加拉哈德给他定制的西装,”梅林调侃道。“穿上试试吧,格妮薇儿?”

“为什么,我现在这身挺好的。”艾格西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那件印着大写“帝国理工”的卫衣,他出来之前的那件羊毛衫和帕西瓦尔的西装一样被咖啡弄脏了。

梅林用眼神嘲讽了一遍艾格西的品味,只管将袋子塞到他手中。艾格西迫不得已只好接下,然后去更衣室换上了哈利送给他的西装。

艾格西完美地打了个温莎结,他沉默地看着镜子中的倒影,感觉眼角有些发红。艾格西多么希望哈利能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或者赶紧抱抱哈利送他的马克杯。

阿米莉亚在看到换装之后的艾格西迅速拍了一张照片并且发到频道里,薇薇安一个人光用感叹号就成功霸占了整个聊天面板。

计划进行得还算顺利。三个人混进人群之后,帕西瓦尔成功接上了网络,而罗茜在千钧一发之时破坏了瓦伦丁的卫星。三名骑士从宴会上逃出来,阿米刘亚看了一眼由帕西瓦尔和高文搀扶进机舱的莫德雷德,黑着一张脸迅速拿来了医疗箱给他止血。

“恐怕有个坏消息,”艾格西指了指显示屏上的东西,他刚才正试图黑进瓦伦丁的主机里去,但是失败了。

“我们进不去瓦伦丁的主机,它有生物识别安全系统。”梅林整一张脸都写着“狗屎”两个字。“你们两个,现在去切了他的两只手给我带回来。”

高文和帕西瓦尔面面相觑。

“从来不知道你有这种诡异的收集癖好,梅林。”高文抛了个媚眼。

两名骑士再次折回去,艾格西目瞪口呆地看着梅林的显示屏,他估计高文疯狂起来的战斗力应该大于一个加拉哈德加上一个兰斯洛特。但是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是,就在他们返回的途中,瓦伦丁居然有能力将另外一枚通讯卫星变为他所用。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埃克特咆哮着,他在罗茜完成任务坠下去时自己手动引爆了气球,正在急速下降。

而罗茜那边更高分贝的尖叫声盖过了埃克特的抗议。

“罗茜你现在原谅帕西瓦尔还来得及!”艾格西一把抢过梅林和罗茜对接的通讯器大喊。

于是帕西瓦尔得到了罗茜的道歉,一枚欣慰的笑容在他原本紧张的脸上一闪而过。

“我觉得我们应该是被包围了。”他们已经走了一半,但是被堵在一间牢房门前,艾格西可以通过帕西瓦尔的眼镜看到从两个方向逼近他们的白衣雇佣军。

“嘿,帕西,你介意在临死之前给我一个吻吗?”高文突然认真地问道。

所有人立刻都被恶心到了。

“我压一块钱,如果是兰斯洛特的话,他应该会直接吻下去。”阿米莉亚说道。

于是所有人又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等等,”帕西瓦尔冷静地一巴掌扇开高文靠向他的大脸。“你们谁还记得瓦伦丁的植入式芯片?”

“有一群雇佣军正用一门大炮对着我们的飞机时真的很难记得那个东西。”阿米莉亚有些绝望地说道。

“……”

艾格西明白了帕西瓦尔的意思。“梅林,你有办法将芯片全部激活吗?”

梅林点点头,立即着手改写瓦伦丁控制着那些芯片的代码,他在导弹发射之前按下了回车键,于是所有人都看到了瓦伦丁手下的脑袋像绚烂的烟花一般炸开,不过在艾格西眼里看起来也还只是各色的M&M巧克力豆。

“我的个神啊,”高文捂着被帕西瓦尔打肿的左脸惊叹道。“我没有话说了。”

“你不是一个人。”莫德雷德说,他恰好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幕。

“在美国是不是要加911?”阿米莉亚问,然后她看到梅林在用他们的另一台电脑录下这一幕。

他们回到宴厅时发现对手只剩下瓦伦丁身边的黑衣女杀手,高文提出一对一决斗,又被帕西瓦尔扇了一巴掌。

再后来,高文因为前面太过疯狂耗光了体力,不得不由帕西瓦尔一个人干掉了小羚羊和丧心病狂的瓦伦丁。

他们回去之后,为了庆祝成功拯救世界喝光了半个酒窖的藏酒。所有圆桌骑士都不愿意接替亚瑟的位置,于是他们强行将梅林推上了王的宝座。

梅林在成为亚瑟后每天都超负荷运转,艾格西主动分担了梅林的一部分工作,一口气负责了好几个外勤特工的监视任务,每天忙得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

繁忙的工作稍稍让艾格西淡忘了哈利之死给他带来的悲伤,他将哈利送给他的西装和马克杯好好保存了起来,很少使用。难得的一次休息,艾格西选择窝在沙发上的香蕉抱枕里一边看电视一边用杯子喝着热巧克力,看到一半时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艾格西闭上眼睛,缩成一团,仍旧记得他的肾上腺激素是如何随着哈利的行动迅速飙升的。

艾格西记得他们一起完成的每一次任务,每一次午餐。

加拉哈德离开后六个月,艾格西仍旧清楚记得他们最后一次的吵架,只是现在想起来,感觉也没有从前那么让他追悔莫及了。

在得知又要和帕西瓦尔合作的那天,艾格西将杯子再一次放回自己的办公桌上。因为他知道帕西瓦尔不会让他激动地打翻马克杯。

他们一起完成了一个简单的获取情报任务,帕西瓦尔正准备回来,忽然显示屏就黑了。

艾格西感到了一丝紧张,开始检查通讯设备。几秒钟之后,通讯又恢复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艾格西问道。

“我不知道,要不你来告诉我吧,格妮薇儿。”

艾格西僵在座位上,这把声音不是帕西瓦尔的。

是哈利。

加拉哈德。

“你……”

“我很好。”哈利轻声笑起来。“想我了吗,艾格西?”


(终章)

“啊!!!!!!”艾格西尖叫着从椅子上跳起来。

“天哪,艾格西,我从来不知道你居然有去合唱团唱男高音的潜质。”哈利装作吃惊地说道。

艾格西花了几秒才冷静下来,回道:“我在没有监控你的蜜罐任务之前也以为你的老二只是装饰。”

哈利沉默了一小会,说:“那你想来试试它到底是不是装饰吗?”

艾格西听到帕西瓦尔非常大声地咳嗽了一声,尽管隔着显示屏,他依旧红了脸。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哈利笑了。“如果你不拒绝,我就当你是同意了。”

艾格西捂着脸撞上办公桌,伴随一声所有人都能听见的抱怨。“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哈利回来了,他没有回裁缝店而是直接去了艾格西家。他拿出一个沉甸甸的盒子,里面装着51个美国的25分硬币给艾格西,每一枚背面都是各个州的特色图案。除此之外,艾格西还得到了一尊自由女神像,以及一面美国国旗。

艾格西发现上面用黑色油性笔写着,“婊子我活下来了(BITCH I MADE IT)”。


end

应该会有番外……?我还没欢乐够呢(被打

评论
热度(105)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