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翻译] [Hartwin哈蛋] Care and Custody照顾与监护 Chapter04

My Fair Lady里的just you wait真的很搞笑,蛋西也是很可爱啊  

克里撕鸡基基基:

SY: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2991&page=6#pid3457560


Chapter 4



“疯子,你们——全都疯了。”Eggsy喃喃道,瞪着那三张昨天晚上写的支票——他昨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写给他的支票。一张来自Harry,一万三千五百镑;一张来自James Lance,一万五千两百五十镑;还有一张笔迹非常潦草,大概是Merlin给的,七千镑。

剩下的那些赌金都进了Merlin的钱包,因为昨晚Hart和Lance很快就把自己的筹码输光了,而Eggsy和Merlin一直玩到很晚,仍没有一个能赢过对方,直到旁观的Lance实在是厌倦了看着那些筹码在两人之间来来回回,宣布已经很晚了是时候停下来了,他们才结束游戏。

三万五千七百五十镑。妈呀。

“你们这些疯子。”Eggsy重复了一遍,抬头看着Hart,后者正喝着一杯蔬菜奶昔,忍受着着宿醉的和惨重经济损失的双重折磨,“你们不是来真的,对吧?”

“恐怕这就是真的。”Hart回答,叹着气揉着眼角,然后他半带着肉痛笑了,“通常Merlin会轻轻松松把我们的筹码一扫而空——看见他赢得不那么顺利真是非常令人愉悦。”

“嗨。”Eggsy说,被逗乐了。他们昨晚都像看到外星人一样地看着他,Lance做着“WTF”的手势,Hart就只是不可思议地瞪着他,还有Merlin本人——这男人看起来被吓到了,不管喝了多少酒,他老鹰一样锐利的目光从未软化过,见鬼了,而且还越玩越恐怖。

“我到底拿这笔钱怎么办啊?”Eggsy问道,挥舞着那三张钞票。

“存起来,我想。”Hart说,越过那杯看起来像一团绿色烂泥的饮料看过来,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几张价值上万的纸片,“虽然我猜你现在已经足够富有到可以从我这儿辞职,给自己找一个新家了……”

Eggsy发出了一声被噎住的声音,然后再次看了看那些支票。这可是三万五千多英镑啊,他当然可以离开这里了,不是吗?这笔钱足够他和Daisy找个住处了——好吧,不是在伦敦,以伦敦的地价他们大概连邮票大小的地方都买不起,但是他们可以去别的城市,买一间小公寓。他可以买太多东西了。

“Jesus fuck,你和你那些同事们啊。”Eggsy嘟囔着,抬手抹了一把脸。

他曾经一直想着,要是能有这么一笔钱就好了,可现在他真的得到的时候,他却不知道拿这笔钱怎么办了。他可以像他一直梦想的那样买辆车,fuck,他可以买任何东西。他可以去旅游,可以去环游世界。他可以买所有那些他梦想已久的昂贵的东西。

——好吧,也不能太贵,三万五千镑也不是无穷无尽的——但是对Eggsy来说,这绝对算一笔天文数字。

Hart看了他一会。“如果你愿意暂且一听我的建议的话——能存多少就存多少,”他说,“或者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做点投资。这笔钱现在看起来似乎很多,但要是你一直只出不进,它很快就会被用光的。”

“投资这种事,我是真的一无所知。”Eggsy说,抬起头来,“但是存进银行……我可以存起来,这我能办到。”他点了点头,又看向支票。“呃,我需要交税吗?这笔钱?”他问道,睁大了眼睛,“我是说……shit,这是玩扑克赚到的,我相当确定这笔钱不合法。而且我该怎么兑现它?”

“你不需要交税,除非我们中的一个七年之内就死了,到那时你可能得交点遗产税。”Hart向他保证,“我会教你怎么兑现支票;你有兴趣的话,我很愿意再教你点投资的艺术——或者你可以直接雇一个股票经纪人。我自己的就不算差,如果他没那么贵的话我会推荐给你的。”

“Shit,”Eggsy低语,三万五千镑,操,“好的,当然。”

Hart微笑,喝了一口奶昔。“那么,”他说,“除此之外,你还要用这些钱做点什么吗?”

Eggsy深呼吸了一下,靠在椅背上。“我想拿出一部分来留给Daisy,只是以防万一,”他说,看着那几张支票,“还要给她买点新东西,我猜——她的衣服就快小得没法穿了”

“那……”Hart拖长了音,挑眉看着他,“我还留得住我的男仆吗?”

Eggsy视线转向他——Hart站在那里,穿着那件红色的天鹅绒睡袍,因宿醉的头痛而畏缩于日光——看起来傻乎乎的。

他可以离开,过他自己的生活,找一个地方能让Daisy舒舒服服地呆在只属于他自己的家里。但是……

Hart给他的工作让他变得,虽然不能说富有,但至少有了点小钱。而且关于这男人他还有一堆谜团还未解开,比如说那些该死的保险箱什么的,而且无论如何,他才刚刚搞清楚男仆是怎么一回事所以——

“好吧,”Eggsy过了一会儿才说,“我留下来。”

这事实让他有种被击中了的感觉——他留下来,不是因为他没钱所以不得不做。

他留下来是因为他想要留下来。




Hart帮忙搞定了所有的一切——他的存款账户,给Daisy的信托基金,在Eggsy清洁厨房的时候靠在门边给他讲关于投资的一些窍门,而那听起来似乎一半基于科学,一半基于内部消息,然后全部取决于人品。

“这东西是需要一点技巧,你得时刻关注那些可能对事态发展产生影响的小变化。”Hart说,快速翻阅着泰晤士报的商务版,“我很少亲自打理那些投资,但一旦我发现了什么迹象——比如说,中东的政治局势有了什么变动,而那会导致石油价格上下起伏——我就会稍微插一下手。”

“听起来真他妈复杂,”Eggsy说,用力地擦洗昨天晚上的烤盘——烤焦的土豆糊在了烤盘上,食物确实很美味,但也很难清理,“你那笔钱是怎么挣的?”

“部分——正是我现在保留的这笔财产,”Hart说,“最初是来自于遗产。”

意料之中。

但至少Hart不像Eggsy曾“有幸”见过的其他那些富二代那样不堪,Hart更像那种优越世家出身的贵族,而不是那些上公学的蠢蛋,自以为爸爸有点钱就有了特权。

“关于你的扑克技术——是从哪学来的,Eggsy?”Hart随之问道,视线没有离开报纸。

“不是这儿就是那儿。”Eggsy耸耸肩,皱起了眉。他是从她母亲的几个历任男友那学到的——其中有一个人对网上赌博上了瘾,痴迷于此以至于差不多在两个月内就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

扑克是个很简单的游戏,Eggsy一直都知道——游戏本身并不难,是玩家的参与让它变得复杂了起来——这就是为什么她那个对赌博上瘾的前男友从不在线下和人面对面地玩,因为他从来不懂阅读人心。

而Eggsy……从他妈妈和上一任男友分手到遇见Dean之间,曾有一段时间他几乎以盗窃维生,当你桌上的食物基本上取决于你偷到的钱包值几个钱时,你会很快学会看懂别人;同时你也会很快学会隐藏自己,玩扑克时泄底只会让你输掉这场游戏,而在盗窃的时候暴露行迹却会导致一顿暴打。

“你技术很好。”Hart评论道。

“不,只是你们技术太糟。除了Merlin——他真的非常难搞。”Eggsy摇着头,“完全不想在他清醒的时候和他对上。”

“没人想。”Hart说,仍然看着Eggsy,脸上的表情难以解读——然后他移开了目光,当那熟悉的婴儿哭声响彻整幢房子。Daisy。“他醒的越来越频繁了。”Hart评论,看着Eggsy快速地洗手擦干。

“她在慢慢长大,”Eggsy耸耸肩,“一点一点地,她会睡得越来越少,要持续几个月直到她找到合适的作息规律。”

Hart对此挑起了眉毛:“真的?你似乎很在行。”

“伙计,我呆在这里干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上网搜索——我在差不多半打的育儿论坛里注册了账号。”Eggsy喷了下鼻息,上楼去看Daisy。她又尿湿了,Eggsy快速的给她换了尿布,然后抱着她回到厨房,边走边小声安抚她。

“真是个好姑娘,”他低声自言自语着,看到她慢慢安静了下来,“没什么好哭的,对吗?没什么好哭的。我保证当你搞懂了关于投资的那些狗屎以后,你会有足够的时间哭的,好吗?”

Hart还坐在那儿,仍然穿着天鹅绒睡袍。当婴儿一进入他的视野,他就一下子坐直了,立刻把报纸搁到了一边。

Hart和Daisy同室相处的场面永远都那么滑稽。

“你昨天说的那个,关于她的名字叫做‘Daisy Unwin’的,”Eggsy说,“那是真的吗?”

“不,还不是。但我可以让它变成真的,”Hart说,看着他和Daisy,“如果你想要的话。”

“是的,我想要。”Eggsy说,低头看着Daisy,她抬着头,发出咯咯的声音,问起来像颗新鲜树莓——真是块小甜饼。

他不会再让她发生什么意外了,他不会那么傻。Daisy是他的小妹妹,但是……他也是她唯一能扮演一个家长角色的人了。Michelle已经死了,而Eggsy会竭尽全力不让Dean有机会碰她一根毫毛。他肩负着这些责任。

Eggsy不想让Daisy变成那种,苦于为那些问题编出一个答案的孩子。

你爸爸在哪?你为什么没有爸爸?那你妈妈在哪?之类的狗屎;他也不希望Daisy需要回答什么为什么和她爸爸姓氏不同的问题……well,她爸爸。

“我想要完全的抚养权,”Eggsy说,抬头,“我不想Dean或者别的什么人有任何机会得到她。你能做到的,对吗?”

“是的,我能。”Hart说,叠起双臂,深思熟虑地看着Daisy,“Mr. Baker将会身陷囹圄,不会有机会做任何事,但我需要一些额外的步骤来确保你的监护权无可争议。”

“我希望完成它们,那么。”Eggsy说,“hell,我甚至愿意为此付你钱。”

“而那是不必要的。”Hart温柔地说,然后看了看表,“我想我该去店里了,等我晚上回来的时候,这些事差不多就该办妥了。”

“伙计,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





总而言之,生活没有因此产生什么巨变。不过是Eggsy多了一小笔钱,更别提他还有点不敢花这笔小钱因为——well,他只是不习惯自己口袋里真的有钱。从前每当他看上什么稍微贵了点的东西,他的理智就会自动向他泼冷水:别想了,你买不起的,它太他妈的贵了——以至于当他能买得起的时候,这已经成为条件反射改不回来了。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总以为当有一天他得到一大笔钱,他一定会立刻疯狂地挥霍出去,而事实是他觉得现在比人生中任何一个时刻都更加吝啬于自己的钱包。

他给Daisy买了些新衣服,还买了个放得下婴儿车座的手推车,这会让每次购物轻松很多,绝对物有所值,虽然它的价格还是让他觉得有点莫名的心虚——但这是为了Daisy,为了Daisy奢侈一点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但他狠不下心给自己买太贵的东西。倒不是说他什么都不想要——那部新款Vphone实在太吸引他了。还有笔记本,他一直在电子产品店外徘徊,盯着那些笔记本电脑看。Hart给他的平板确实又好又快,但那还是比不上一台好用的笔记本。他还想给自己的房间装一个显示屏,这样当他想看什么节目的时候,他只需要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用下楼到起居室打扰Hart了。然而到最后他一个也没买。

然后……他差不多就花了这点钱。Well,他闲下来的时候也上网随便查了查“投资的秘诀”之类的,但还没开始往里投钱。他已经把他资产的一大半交给Hart的投资经纪人打理了,而那差不多就是他愿意拿来冒险的底线了——但这其实挺好玩的,试着去预测股票市场的起起落落。

Eggsy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和Daisy玩一会,给她洗个澡,做好早饭,然后把Hart叫醒。在Hart吃饭看报的空当,Eggsy负责挑选他这一天要穿的西装、领带和鞋——Hart越来越多地把这项任务交给Eggsy因为当他想的时候,他可以懒得令人发指。

然后,当Hart离开房子以后,Eggsy每天花三个小时打扫房间、掸扫灰尘、擦洗厨房和卫生间、吸地拖地就像他该做的那样。

他做午餐,通常只做一人份,如果Hart在家的话,也给Hart做。这一天剩下的时间他就都花在平板上,或者无所事事地和Daisy呆在一起。他们多半只是躺在起居室的地板上,Daisy到处爬来爬去,探索这个世界,而Eggsy就看看电视上上网,天气好的时候他们会出去散步。Hart的邻居们简直滑稽透顶——他们大概一直对像Eggsy这样的人竟敢出现在这里感到义愤填膺。

Eggsy会随心所欲地浪费下午的时光,直到到了该给Hart做晚饭的时间。灵感来了的时候他会试些新菜谱,还会试着烤点东西,虽然只是做着玩。某些晚上给Hart的浴缸放好水。

这就是Eggsy的一天。

这他妈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扑克大战后的一个星期左右,Lance又来了家里,他和Hart在房间里一起研究了几个小时的什么东西——鉴于那是整栋房子里隔音最好的一个房间,Eggsy无从得知他们具体在研究什么,但那看上去相当严肃。

“你好啊,Eggsy,”讨论结束后,Lance在起居室跟他打了声招呼,“还在给Harry工作,哈?”

Eggsy耸肩。“生活啊。”他说,和Daisy坐在一起,没费心从地上站起来。

“你欠我一局扑克,年轻人——这回一定会把你从我手上偷走的钱全部赢回来的。”男人半开玩笑地说,“等我回来以后,我们应该再来一轮。”

“你要去哪吗?”

“Hm,外出务公,你懂的。”Lance微笑,瞥了一眼Hart,后者正依靠在门框边,“一周以内,最多不超过两周,运气好的话很快就能办完,然后我们可以再聚一次,怎么样?我一直没法不想那天的晚餐,真是非常美味。”

“我确定Eggsy不会介意再给我们做一顿晚饭,”Hart说,半带着消遣地瞥了一眼Eggsy,“至于扑克,我就不那么确定了,一个人的自尊心能够经受的打击是有限的,只有Merlin做对手的时候就已经够糟了。”

“‘自尊心’,你?像你这样礼貌的绅士哪还有什么自尊心可言?”Lance喷了一下鼻息,Hart小小地微笑了一下,放弃地点点头。Lance咧嘴笑了,看向Eggsy,“那么,很期待将你的筹码清空,年轻人。”

“你可以试试,老家伙。”Eggsy嗤之以鼻。

“厚颜无耻的小鬼。”Lance说,然后转向Hart,“我们回来后见,Harry。”

“希望如此。”Hart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捕猎愉快,James。”

“谢谢啦。”Lance说,哼着歌离开了。

Eggsy和Hart站在被男人关上的门前对视了一眼。“这哥们真是特别的……特别的……”他试图找出合适的词来形容,最后摇了摇头,“特别。”他不太肯定地说。*

(*原句为"That guys is very… very…" he tries to find a word and shakes his head. "Very," he says, lamely. 哈哈哈中文完全无法翻译出蛋蛋的纠结无语,还想过这么翻“这哥们简直……简直……简直了”但是网络语言感太足了就还是“特别”吧。)

“是的,就是这样。”Hart赞同道,带着点娱乐的消遣。

“那么,‘外出务公’?”Eggsy问道,从地上抱起Daisy,她一直努力要爬起来,已经开始嘟嘟囔囔地发出抱怨的声音了,“你们这些裁缝们,还有你们的外出务公?”

Hart瞥了他一眼,而Eggsy回望过去,挑着眉毛。有一阵子他们在Daisy的咿呀软语中比赛着互相瞪眼,直到Hart甜蜜又温和地笑了:“所以,我们今天晚饭吃什么?”

“谎言和欺骗。”Eggsy板着脸,毫无声调地回答,站起身来。

 “我的最爱。”




很难说到底哪一个更恼人——是Hart对他做的这些从不费心遮掩,还是他就是不肯直截了当地把答案说出来。如果他是真的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那他的隐瞒工作做得还真是还真是糟糕透顶——但如果他根本没想隐瞒,那为什么不就直接说出来呢?

Eggsy又想到他们的保密协议,叹了口气——又不是说他不会保守秘密。

最后他断定这些都是因为Hart有时候会变得有点混蛋——这个男人绝对是在捉弄他的过程中找到了很多乐趣:用这样亲切和善的口吻把他支使来支使去,又如此礼貌地对他提出那些荒唐透顶的要求——他就是有这种天杀的恶趣味。曾有一次Eggsy半开玩笑地说什么总有一天Hart会懒到连刮脸都让他代劳的,然后看见Hart眼睛亮了起来。Eggsy用最快的速度逃出房间,身后传来了男人哈哈的大笑。

所以,yeah,Harry Hart有时候就是会变得特别混蛋。

关于男人到底是什么职业,Eggsy自己有好几套猜想。违法犯罪的事差不多可以排除了——well,部分排除。当然如果他最后发现Hart属于某个犯罪集团,其实他也不会太惊讶,但他对此表示十分怀疑。Hart看起来就是那种道德观念极强的人,充满追求,与人为善,理解宽容什么的。就像人们说的一个绅士应该有的样子。

“优于别人并非高尚;今日之你优于昨日之你,才是真正的高尚。”如果Eggsy不是那么了解Hart的话,他绝对会把他说的那些狗屁当真的,但当他看穿了Hart不过是个盛装下的怪人,就很难让人把他的话当真了。一个优雅的,上流社会的,用太阳报头版当办公室壁纸的,怪人。So... Yeah.

无论如何形容这个男人,“正常”这个词一定不再选择范围内。他不是个裁缝,不是个商人,他也不是个有钱的投资者,虽然……事实是他确实是,但这些还不是全部。他是另外的那种,那种需要在家里藏八个保险箱和两个密室,需要一栋完全消音的房子,需要让自己在三件套西装下还得保持运动员一样体格的人。那种奇怪的人。

他大概也不是什么连环杀手,至少Eggsy强烈地希望他不要是。说实话,考虑到Eggsy是那个负责把所有衣服送去干洗的人,想要在他眼皮底下藏什么东西几乎是不可能的。血迹可不是什么好藏的东西。

虽然……shit,他衣服上确实有血迹。不是经常有,但是时不时地,Eggsy在整理需要他送洗的西装时,会在袖口发现那么一两点铜锈色的污渍。而且他很确定有一次Hart外出务公,而两天后当他回来时,看起来像是和人大打了一架。那些痛楚的畏缩,他表现得不怎么明显,但Eggsy对此太熟悉了,Hart的举止就跟他被人暴打了一顿的样子一模一样。

所以,连环杀手算是一种可能性,但诚实地说,Eggsy更倾向于职业凶手这种说法——虽然两者一样的荒唐透顶。Hart实在是太……太亲切友好了,当然偶尔他也会露出那种冷漠的表情和严肃的态度,但那些情况确实少见。

也可能是因为大部分时间他身边都有一个咿咿呀呀的婴儿在场。

“我会弄明白的,”Eggsy低语,瞪着一面藏着保险箱的墙壁——他可真想砸开墙壁看看里面到底放了什么。Daisy冲他轻柔地咕噜咕噜,他低头俯视着她。“一定会的。”Eggsy说着,逗弄着她,在她脸颊上好一阵亲吻,咧嘴笑着看见她发出轻快的“咯咯”声作为回应,“就是这样。你就等着瞧吧,Harry Hart。”

Daisy咕噜咕噜的嘟哝停下了,她发出吃吃的轻笑声,似在做出回应,Eggsy惊奇地看向她。她饱含期待地朝他望着,睁大了眼睛,笑得咧开了嘴。他又亲了亲她,哼唱着:“等着瞧吧~Harry Hart~等着瞧吧~”他在Daisy颊边轻声胡乱哼着些调子,她以咯咯的笑声应和,“你将满怀遗憾~但眼泪为时已晚~”

这是她头一次真正笑出声,这让他相当感动,结果是Eggsy给她唱了差不多那一整首狗屁歌,搂着她轻轻摇晃着。Daisy开心地冲他吐着口水泡泡,两只小手拍上他的脸颊。

“总有一天你将成为一位名媛~举止端正又整洁~”他用着他能唱上去的最高音,那声音可笑极了,但他一点也不在乎,因为他的宝宝正冲他笑,他的宝宝很高兴。“你是圣詹姆士的常客~而你却称它为圣吉米~总有一天女王会告诉你~哦,Daisy,我的老朋友~我想要全英格兰为你唱歌赞美~”

然后他惊吓得心脏都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当另外一个声音突然加入了进来:“所有人都为你庆贺祝福~愿你的光辉闪耀隽永~”

Eggsy飞快地转过身来,那声音是Harry fucking Hart,他正斜倚着厨房的门框,双手交叠在胸前,冲他微笑。“……无论你许下什么愿望~我都将竭力为你达成所有~*”男人唱着,调子降到了中音区,但音色柔和平滑。

(*上面四段歌词都是改编自《My Fair lady》的插曲《Just You Wait》,然而我搜遍全网没有找到歌词的中文翻译简直给跪了,所以我就胡乱翻了一下但是我没看过窈窕淑女所以是真的胡乱翻。。。)

Eggsy只能张着嘴看着他,完完全全被吓傻了。

Hart的微笑变大了。“你真是充满了惊喜,Eggsy。”他评论道。

“我快被你吓尿了!”Eggsy回敬道,解开他扣在Daisy身上的支撑带,“Jesus fuck. 伙计,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男人窃笑了起来,肩膀稍一用力,从门框边站直:“差不多就在你发誓要让我哭的那里,我觉得。”

“我真的发誓。”Eggsy低声嘟哝着。

“我确定你会的。”Hart赞同道,被逗笑了,他露出一种几乎是宠爱的表情,往餐厅走去。“请帮我沏点茶好吗?”他回头说道,“或许再来首歌做配菜?你有一副美妙的歌喉,Eggsy。”

Eggsy满脸通红,很有说服力地冲他喊了一声“Fuck you”。

而那个男人,当然了,只是以哈哈大笑作为回答。

评论
热度(77)
  1. 坐看云澜克里撕鸡基基基 转载了此文字
    My Fair Lady里的just you wait真的很搞笑,蛋西也是很可爱啊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