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Can you hear me? [KSM同人 Hawtin NC-17】葱开开生贺

一夜长大的蛋西,不,应该称他为Gary Unwin,Eggsy这个名字已经随着Harry的离去一起消失了,随之而去的还有他的活力

隐欢:

                                                                         Can you hear me? 

 
 
 

送给葱开开姑娘的小渣文,感谢你美丽的作品。

 
 
 

CP:    Harry Hart &Gary’Eggsy’Uwin

 
 
 

Rate:  NC-17,粗口,暴力,毒品,性  洁癖者走好不送我的错QUQ

 
 
 

你能听见吗?

 
 
 

我奔腾血液砸在心房间的声响,晦明眼神落在眼睫上的扑朔,微弱鼻息飘在嘴唇旁的叹息。

 
 
 

你能听见我在爱你吗?

 
 
 

 

 
 
 

Chapter One

 
 
 

  他很好。

 
 
 

  起码Eggsy是这么——或者说尝试如此告诉他们的。所谓他们当然是以Merlin,Roxy为首的一众人。每当那些复杂,沉甸甸的目光落在他肩上的时候,他都想放声大笑。

 
 
 

  抑或尖叫出声。

 
 
 

  没有人拍着他的肩膀告诉他一切都会好的,没有人装出一副深沉面孔说着很抱歉 (这是好事,Eggsy可不想上任不到三个月就把同事的胳膊拧断),他们甚至没怎么提到这件事,只是轻描淡写的用一个算不上葬礼的葬礼滑了过去,就连最后一次上报纸的机会也没有给那个男人,便把他埋在了那个操蛋简朴的墓碑下。

 
 
 

  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当Eggsy带着一身性爱痕迹回到飞机上是没有,当Eggsy左手委任状右手拿着待签的遗嘱确认单和房产证明时没有,当Eggsy担起棺木时没有。

 
 
 

  但是这并不妨碍沉重审视的目光和那清的要死的棺木一起压在年轻骑士的肩头,把他像钉子一样压进地底。

 
 
 

  看在上帝的份上,他现在有两栋房子——一栋还在操蛋的切尔西,一辆随时征用的牛逼出租车,一个衣帽间的三件套的木柄黑伞,更不用提一个酷炫中二的代号和足够把Dean砸晕的钱——他还能要些啥呀?

 
 
 

上帝把欠了他二十二年的圣诞礼物连本带利还了回来,他当然很好。

 
 
 

但是怎么说呢,你应该理解那种满心期待拆开包装,发现礼品袋中不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游戏机而是一套昂贵古朴的百科全书的心情?

 
 
 

无论怎样,他必须心怀感恩,接受这太过完美的一切,无论他想不想要。

 
 
 

 

 
 
 

他不好。

 
 
 

Merlin透过手中的平板观察年轻人的任务——或者说单方面的虐杀。

 
 
 

  那个小痞子已经和阿迪达斯的连帽衫一起被扔进垃圾桶,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可挑剔的绅士。

 
 
 

  可是熟悉这孩子的人都不会喜欢那状态,有谁会喜欢年轻躯壳下勉强死气沉沉的灵魂呢?

 
 
 

就连一向冷淡的Percival也对着年轻人的黑色条纹西装皱起了眉。

 
 
 

“那不适合他,显得他像是偷了爸爸衣服的小孩子。”男人喝掉杯子里冷掉的红茶,眉眼还是淡淡的。

 
 
 

Merlin耸耸肩,“他一定不喜欢爸爸这个词,”他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门,“你和他聊过了?”

 
 
 

“他问我James牺牲的时候我是怎么过来的。”黑发男人轻飘飘的说出那个名字,无所谓地笑了下,“那小子酒量差得要命,两杯威士忌下肚就敢说你是裁缝店的电力供应。”

 
 
 

魔法师难得没有对针对自己发型的言论展开报复,他被那玩笑之下的双重苦涩哽住了,他咬了咬口腔内侧的软肉,“你怎么说?”

 
 
 

“他压根没给我回答的时间,你知道,他压根不需要答案他只是想再要一杯马天尼。”

 
 
 

更不要提Eggsy执意从基地领走的那只新近入住的约克夏梗犬。

 
 
 

“JB一个人太孤独”年轻人振振有词却又带着点小心翼翼,“Merlin,我可以拿回去养吗?”

 
 
 

  这一句问询把魔法师经年被数据和冷酷咖啡因覆盖的心脏揪起来了一小块,他尽量不去看男孩的绿色眼睛。

 
 
 

  “如果你要求的话,Galahad”

 
 
 

年轻人微微愣了下,张了张嘴竭力想说什么,却只能低下头,嘟囔着要去写任务报告。

 
 
 

哈,又来了。每次提到至洁骑士的名号,年轻人都这副鬼样子,仿佛那是一根烧了一天的铁棍,还是抵着他菊花的那种。

 
 
 

“Galahad,你做的很好,现在可以撤退了。”他看着屏幕里用黑伞屠杀圣战分子的年轻人,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他合上屏幕,摘掉眼镜,把脸埋进手间。

 
 
 

“你是个自大的混蛋。”他喃喃地说,不知对谁。

 
 
 

 

 
 
 

 

评论
热度(30)
  1. 坐看云澜隐欢 转载了此文字
    一夜长大的蛋西,不,应该称他为Gary Unwin,Eggsy这个名字已经随着Harry的离去一起消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