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授权翻译]Death and Flowers (哈蛋/NC17/希腊神话AU,一发完结)

这篇也有翻译了,太好了 给翻译姑娘100个赞~\(≧▽≦)/~~\(≧▽≦)/~

sui.:


原文地址:


希腊神话AU,哈迪斯!哈利x珀尔塞福涅!蛋蛋。

珀尔塞福涅(希腊语:Περσεφόνη;英语:Persephone)是希腊神话中冥界的王后,她是众神之王宙斯和农业女神德墨忒尔的女儿,被哈迪斯(Hades)绑架到冥界与其结婚,成为冥后。



简介: 那名年轻的春之神使得人人都为之神魂颠倒,冥界之主哈利对此充满了好奇,却发现自己也被那名男孩的魅力深深吸引。


Death and Flowers


by persephoneggsy


      一开始只是好奇罢了,哈利想。毕竟,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位年轻的春之神,谁不会感到好奇呢?当哈利发现兰斯洛特和查理都在追求这名年轻的神时,他没有特别吃惊。前者是战争之神阿瑞斯,总是对年轻又漂亮的小家伙充满了欲望。后者是太阳神阿波罗,艳史众多,多到哈利都没办法记住。不幸的是两个人都被拒绝了(是被那名春之神的母亲狠狠拒绝的,他们补充道)。

      然而,连赫尔墨斯——梅林都开始追求他并被拒绝时(又是他母亲,说真的,那男孩就没有自己拒绝追求者的勇气吗?),哈利得承认他开始好奇了。梅林可以算是他所认识的最禁欲的神之一,仅次于海神帕西瓦尔,所以,当听闻他也开始追求那人时,哈利的确是感到非常惊讶。

      “你应该去看看他,哈利。”梅林哀伤地叹息道,他和哈利懒洋洋地躺着,以酒消愁。“他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小家伙。”

      “然后你就展开‘攻势’了?”哈利被逗乐了。

      他的脸变得通红,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道:“我情不自禁。虽然我不是那种会结婚的人,但那种[i]想要他[/i]的欲望打败了我。等你看到他,就会明白了。”

      哈利嘲讽道:“不可能,他是春之神,对吧?我怎么可能遇见他?”

      梅林赞同他的说法,给自己的酒杯再次倒满葡萄酒。“你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哈利。”

      几个星期之后,好奇心战胜了他,他冒险来到人间一睹所谓“美丽的”春之神,然后他必须承认梅林是正确的。

      他站在野外,被各色各样的花朵所包围,那是哈利所见过赐予这个世界(无论对凡人还是众神)最美妙的事物了。他有一头柔软的金发,双眼是野草般的绿色,身体苗条却不乏肌肉,全身简单地裹着一件绿色长袍。他头戴花环朝着旷野走去,而哈利则躲藏在一片旷野的一颗树后,一直悄悄注视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做什么。

      他微微一笑,哈利立刻就知道自己沦陷了。然而,不像别的奥林匹克之神那样,他没有立刻跑到对方身边向他求婚,他只是走开,跑回了安全之处——他那如洞穴一般的冥府。是的,这样美丽的神明是永远都不可能想要和主宰死亡的他结合在一起的。他没有愚蠢到相信自己有好运气。

      可是他放不下他,他总是去到人家去观察那名男孩。他知道了Eggsy是他的名字。一天天过去,哈利对他的爱愈加难以自拔。他对任何他遇见的凡人都是那么温柔,对每一朵他照顾的花以及他的母亲——丰收女神,是那么亲密。然而在那些温柔之后,哈利感觉到了他体内的一束火焰,一种渴望,通过每一声叹息传达出来,他搜寻的目光总是望向远方。有时候埃格西会露出沮丧的表情,一般是在他独处时,每一次见到他露出这般表情,哈利都会觉得心碎。他想知道究竟是哪里不对,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帮助对方,然而,他只是继续躲在树后,从不踏出一步。

      直到某一天,在完全意外的情况下哈利被发现了。

      像往常一样,他从冥府来到人间,找到了埃格西。他藏起来,却不知道他选择的是一根摇摇欲坠的树枝。他踏错一步,“啪”的一声,埃格西回过身来,他一脸的惊慌,眼睛直直地瞪着在原地僵住的哈利。

      “你是谁?”年轻的春之神立即责问。“你在那里干什么?”

      哈利因为羞愧红了脸,从藏身之处的阴影下走出来站在他面前。有什么东西在埃格西眼底闪烁了一瞬,不过他依旧保持着警惕的目光。

      “我……我很抱歉。”他说,不敢直视埃格西。“我的名字是……哈利。”

      埃格西眨了眨眼睛。“是那个……冥界之神?”

      “是的,我知道我不该来这里,但是……”哈利瑟缩着。“很抱歉吓到了你。”

      “你在那里呆多久了?”年轻的神继续问道,他往前踏出一步。“我能感觉……有一会了,都是你在那里吗?”

      哈利充满歉疚地点点头。“是的,我一直看着你。”

      “为什么?”

      “因为……”哈利犹豫片刻,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你很漂亮。”

      一瞬间里,春之神就羞红了脸,他的脸颊比他自己花园里任何一朵玫瑰都显得可爱。“噢……这样吗……”

      尽管也红着脸,哈利还是咳嗽了一声,然后准备转身离开。“别担心,我不会再这样做了,不会再来打扰你。”

      “等等!”

      年长的神停下脚步,满是疑惑地转过身看着埃格西。春之神将一只手伸过来,好像这样他就能抓住哈利似的。他脸颊上的红色已经褪去些许,不过还是有。

      埃格西放低自己的手掌。“我可以告诉我母亲你来过这里。”

      哈利的眼睛瞪大。米歇尔的愤怒臭名昭著,连最强大的奥林匹克之神都知道不要去惹恼丰收之母。“这没有必要,我发誓我不会再来了。”

      “可我依旧能告诉她,她会为此暴怒的。所以,听着。”埃格西往前又走了几步,直到他和哈利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一英尺。哈利不得不后退,结果发现自己撞上了之前他藏身的那颗大树,于是只好凝视着埃格西。“如果你能带我去冥界……我就不告诉我母亲你偷看我。”

      “什么?!”哈利喊出来,埃格西被吓得瑟缩了一下。他立刻放低自己的声量,然而还是一副震惊的脸。“你竟然会想去那里?”

      “我一生都被困在这里,”埃格西瞪着他。“就一次,我想看看别的地方是怎样的。”

      “但是冥界不是‘别的地方’,”哈利解释道。“那里是死者休憩之处,你不会想到那么可怕的一个地方去的。

      “可是你住在那里,怎么会可怕?”

      两个人沉默片刻后,哈利一下子理解了埃格西所说的意思,他又一次脸红了。

      “我不能带走你。”他无力地争辩。

      “为什么不可以?你可以在明早之前将我送回来。我母亲正忙着收获,只要我及时回来她就不会注意到。”埃格西走得更近了,哈利已经无处可退,因此可以说他和这位美丽的神正胸贴着胸。“求你,哈利?带我去吧,我再也不会向你要求任何事物。”

      哈利凝视那双罪恶的绿色眼睛,然后他的决心化为尘土。他叹了口气,朝对方伸出手,埃格西露出欣喜的表情,哈利努力无视紧张感。

      埃格西随意握住哈利的手,他温暖的皮肤让后者诧异片刻,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不一会儿,他们就无影无踪地消失在这片旷野之中。

      -

      令哈利惊讶的是,埃格西竟然喜欢这个地底世界。

      他走进它,像欣赏奥林匹克之殿一样,尽管的黯淡的墙壁以及沉闷的走廊和它完全无法挂钩。灵魂在他们的船只下游过,埃格西却带着孩子般的兴奋盯着冥河。他跑过死气沉沉的灰色石板,仿佛它比属于埃格西的外世界还好。他试图讨好哈利的地狱犬,出乎意料的是,这三头犬竟然允许他拍拍它的每一个头却没有发出咆哮。

      这让哈利困惑不解。

      让他更为困惑的是,埃格西带着非常害羞的神情问他是否还能再来。而哈利完全沉浸在他对埃格西的迷恋当中,他的睫毛微微翕动着,他就答应了。

      之后,哈利上到人间探望埃格西,每次只要他要求,哈利就会将他接回冥界让他在自己的世界里闲逛。很快埃格西就被冥界的居民所知,哈利知道他的人民都十分忠诚——他们不会因为春之神出现在一个并不属于他的地方乱说闲话,因此他不用担心这件事被别人发现。

      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对这孩子愈加强烈的爱恋,这也让他警惕起来。从未有人对他的家如此感兴趣,连哈利最好的朋友梅林也说这地方沉闷。埃格西则十分喜欢这里,更为“糟糕”的是,埃格西还喜欢和哈利聊天。只是闲聊,没有特定的话题,他问这问那,让哈利在整个生命中感觉自己第一次说那么多话。哈利必须承认,这种感觉很……新奇。为了观察埃格西的反应,他甚至告诉他那些自己从来不敢和别人说的事情。他们聊天的时候总是微笑或是大笑。

      幸运的是,埃格西的母亲从未发现这些。两个月飞快逝去,她依旧没有发现。然而这不足以打消哈利的顾虑,总有一天会发生的,那时候他就再也无法偷偷“拐走”他了。他是那么喜欢这里,然而冥界依旧不是他应该呆的地方。

      因此,某一天他将这个顾虑说出来了,此时埃格西的手指正好划过立在哈利殿堂里由无名氏雕刻的塑像。梅林觉得它们阴森可怕,埃格西却没有被它们吓倒。

      “也许我们应该停止这样。”哈利在自己失去勇气之前说道,埃格西转过身看着他,一边的眉毛抬起。

      “你说什么?”

      “最好在你惹上麻烦之前中止你的这些……‘游玩’。”

      “惹上麻烦?”埃格西眯起眼睛重复道。“什么意思?”

      哈利抑制住一声呻吟。“如果你母亲发现你来这里——”

      “谁在乎她会发现?我又不是个孩子。”他孩子气般说道,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再说,你喜欢我在这里,对不对?”

      “我……”哈利重重吞咽。“是的,我……喜欢你的陪伴。但我也知道你不属于这里,埃格西,你属于上面的世界,应该被花海与生命包裹着。”

      “如果我说我想留在这里呢?”他挑衅道。“如果这里的某些东西让我想留在这里,不想离开呢?”

      哈利的眉宇拧起。“是什么东西?”

      然而埃格西没有回答,他直接走过来,一把抓住哈利黑色的长袍将他拉近。哈利完全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的嘴唇就与埃格西令人欣喜地相接了。

      感觉就像是……天堂。哈利不曾感觉到如此快乐,他也没想过会。埃格西有意蹭着哈利的双唇,希望他有所反应。他无助地向自己的原始欲望妥协,回吻了埃格西,贪婪地用舌头扫过埃格西的下唇,这名年轻的神张开嘴允许了他的进入。

      这个吻仿佛就是永恒,埃格西被压在墙上,他的双腿与哈利的相互交缠,手指紧紧地揪住对方的头发。哈利用一条强壮的手臂揽着埃格西的腰以支撑他,另外一只则扶着他的脖子。这个吻中断后,他们气喘吁吁,然而埃格西仍旧啃咬着哈利的下巴,贴着他的皮肤喃喃甜蜜的话语。

      “我想要你,哈利。”他说。“我爱你。”

      哈利僵住,他拉开距离,好让自己能够直视埃格西的眼睛。“你……你不是这个意思。”

      埃格西皱紧眉头:“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埃格西……你不能选我。我就是你的反面,我掌管死亡,而你掌管生命。我不适合你。”

      年轻神明的目光柔和下来,里面又一次含着满满的爱意。他抚摸着哈利的一侧脸,后者靠向他渴望许久的温暖触碰。“不,哈利,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美好。你很和善,总是为他人考虑,你还有许多喜爱你的臣民,这比我见到过的半数神明都出色。”

      “就算你这么说……”哈利犹豫不决。“没有人想过要我。”

      埃格西轻轻叹着气,他的嘴唇再一次贴上哈利的。“那就让我来证明你错了。”

      肉走这边:SY  微博 

评论
热度(125)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