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Percilot]Nostalgia for the Future 怀旧未来CH17

两个人好狼狈。。。在任务中斗嘴都成常态了

鹅鹅鹅:

天色暗下来之后Galahad和Percival站在距离目标酒吧一个路口的位置上互相大眼瞪小眼。灰骨头藏身的地下酒吧就在他们跟前,而按照Merlin的信息来看灰骨头在一个小时前离开了这里,两个骑士却杵在门口开始质疑Merlin的判断。


“你们闹够了没有?”Merlin忍不住通讯器里静默的质疑,压低了嗓子吼了一句,“这家酒吧叫国王十字车站又不是我的问题!”


“我们没在质疑你,”Galahad开口,“这一次的任务上我们已经吃了很多亏,也许有可能你也吃了一个。”


Merlin不说话,不动声色地拿手指咄咄咄敲着面前的话筒,Galahad和Percival的耳机里顿时响起尖锐的噪音,两个骑士捂着耳朵——尽管没什么用,一一告饶,Merlin才停下来,声音回归往日的沉稳,“你们玩儿够了?打算执行任务了?”


“我们这就进去。”Galahad回答,转头冲Percival挤眼睛,小声说,“说不定里面的服务员都穿着霍格沃兹的魔法斗篷呢!”


“我听得见你在说什么。”Merlin指出Galahad的错误,“还有,里面的服务员不穿魔法斗篷,她们什么都不穿。”


“哦,一家脱衣舞酒吧,这才像是灰骨头这类人会待的地方。”


“行行好,快行动吧!”Merlin摘了眼镜按着自己的鼻梁,他这辈子都不想和他们说话了。


“这要是家脱衣舞酒吧,我们的优势也很明显。”Percival声音冷静,惹得Galahad看着他,眼神带着询问。


“这样就不会有哪个姑娘突然从身上掏出一把冲锋枪朝你扫射了。”Percival回答他,然后率先从街角走出来,经过Galahad时停下来审视一下,补了一句,“你看上去就像是个会逛脱衣舞酒吧的老混蛋。”


“谢谢夸奖,Perci,我能看出James加入Kingsman之后你的变化有多大。”Galahad跟着Percival走出来,“我要建议Arthur让你们多分头执行任务,隔开一个大洋一个洲的那种。”


Percival已经走到了酒吧门口,两个彪形大汉把着门,昂着头拿自己瘪进去的下巴示意Percival和Merlin停下。


Percival当即就变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来,摘下眼镜抽出手帕擦一下,口气间杂着不耐烦,“你们看,我一整天都在被老板抽鞭子,如果到这儿发泄发泄还需要排队,那我这一天就真的没法过了,是吧?”他脸上还笑着,口气却森冷,眼镜底下的眼睛眯起来盯着两个门卫。


Galahad站在他后面笑得瘆人,手指拍了拍自己胸口,走上来与Percival站在一起,“我们不过是来找找乐子,不想出什么其他麻烦。”


两个门卫互看了一眼,Galahad和Percival都显出了相当的危险性,这种地方的门卫也不是眼拙的笨蛋,自然不想为了一份收入低迷的工作送了命。


Percival和Galahad走过两扇门,而后铺面而来的香水混杂味儿几乎把他们再次掀了出去,里面灯光暗淡,音乐低沉散漫,十来个舞娘站在台中央,身上撒着的闪粉让她们看上去在发光,身上全裸,只披着一层薄纱。场下还有更多的脱衣舞女郎,比起台上的至少她们还穿着挂满羽毛和亮片的比基尼。


“我小时候对脱衣舞俱乐部相当好奇。”Percival一走进来耳边就炸起Lancelot的声音,他迅速转头看Galahad,对方表情一如往常,“对了,你刚刚说要发泄发泄,你在指哪种发泄。”


Percival快走了两步,与Galahad拉开距离,随后他们一左一右分别进入舞池。


“我要告诉Merlin你的训练量太小。”


“别这样Perci,我这是中场休息。”Lancelot回答。


Percival在人影窜动的舞池里走了半圈,抬手按掉了Lancelot的频道。随后和反方向走过来的Galahad会和,对方前额的头发垂下来了一点,Percival眯着眼睛打量他。


“别看我,你自己也是。”Galahad在来回扫射的灯光里翻个白眼,“我觉得我已经被蹭得满身闪粉了。”


“那你去找Merlin的时候记得先洗个澡。”


Galahad睁着眼睛,睁得比往常都大,“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个酒吧除了我们刚刚进来的那个出口,只有一个应急通道。”Percival已经不理他了,“还有两个通往地下室的入口,一个是舞娘的化妆室,另一个是储藏室。”


“两个都是常常有人出入的地方。”Galahad自昏暗的光线里向右手侧看过去,“你认为他会藏在哪里?”


“化妆室。”Percival想也没想,径直往他们右手边走,“脱衣舞酒吧晚上才营业,他昼伏夜出,正好避开了人流。而且,化妆室这种地方,不会有人动不动就跑进去。”


“我也这么认为。”Galahad和他并肩走过去,途中不免有脱衣舞娘蹭过来,Galahad伸着手带着一脸的绅士微笑挡开,Percival连手也没伸,靠着眼神就让欺近的人群退避三舍。


化妆室在地底下,从酒吧大厅下去还要经过一条十来米长的走廊,走廊两边的扶手上亮着蓝色的指示灯,像是宇宙飞船通道里的指示器似的一闪一烁。Merlin这段期间没答话,只有一阵呼吸和敲击键盘的声音轻轻传过来。


“刚才是James联系你了吗?”Galahad冷不丁问了一句。


Percival一时没想到Galahad是怎么知道的,但他既然知道了否认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点了点头。


“你最近看上去有些紧张,还有些烦躁。”


Percival本来以为Galahad要开点他们俩的小玩笑,结果语气是他没料到的沉稳,一贯的沉稳,像是料定了Percival似的,这就让他有点不乐意,整个人被一句话下了给解释透了的时候任谁都不会高兴。他稍微侧了头去看Harry,对方跟在他后面耸了一下肩膀,像是在反问他“难道我说错了?”。


“我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想。”Percival回答。


“我不是在想,只是在观察。”


“别玩这样的文字游戏,Galahad。”Percival转回头,他已经看见化妆室的门口透出来的光了,“你要是有空,不如找个理由,让我们进一个满是丰满肉体的脱衣舞教吧化妆室,又不至于被认为是心怀不轨。”


“从我们踏进这方土地开始,我们已经被打上心怀不轨的标签了。”Galahad深深看着Percival的后脑勺,隔了许久,才补了一句,“你不用为Lancelot或任何人担心。”


这时候Percival已经把手按到门把手上了,听见他这么说就回望了Galahad一眼,“你想到进去的理由了?”


“哦,当然。”Galahad跟上他,同Percival一起站在门边。


“那么,告诉我。”Percival挺真诚地看着他。


Galahad突然抬手揪住他的领口,发力把他往门里一推,他们两个一起摔进去。


“别跟我说什么废话,我都看见了,你往她的胸口塞了20英镑,你还点了两束花送个她。”Harry佯装着开了骂。


“你连20磅都拿不出来了,这是你最好的一套西装,别当我不知道,你就是这副模样去骗咖啡馆富婆的钱的。”Percival一面往后退一面回应Galahad,手上控制着力道往Galahad脸颊上来了一拳。


他们就像脱衣舞酒吧常常上演的那样,装着为某个舞娘吃醋,摔进去的一瞬间两个人就摸清楚了地形。化妆室的中间排了4排化妆镜,对着门的一面墙上挂着五颜六色的羽毛彩带,另一侧是五个更衣室,整个空间里充斥了各种香水味儿。这个时候正是酒吧的高峰期,化妆室里只有5、6个姑娘,她们分散着坐在化妆镜前,现在已经挤作一堆向门口涌去,谁也不想在两个酒鬼的打斗里弄花了妆。


“是吗?骗富婆的钱?那么你的钱是怎么来的?”Galahad原本骑在Percival腰上,被对方反扑着压在了地上。


“哦得了!直接拿你的拳头来说话!”Percival和Galahad较着劲,一面观察里面更衣室是否有人,这点响动之下仍旧没有人出来。Galahad对着Percival使眼色,两个人就地滚了两圈后站起来,抄起放在墙边的木头模型往对方身上扔,他们故意失了准,木头全往门口的舞娘身上招呼。


很快有人大喊着要找保安,高跟鞋噔噔噔了几下就跑散了开去,Percival注意着门外,手上还扔着东西,示意Galahad可以开始搜了。


“Merlin会杀了你的,他让我们潜进来。”Percival低声怒吼,“还有,下次再出这种馊主意,你记得告诉我一声,我会要求换搭档的。”


“我们也可以参考经典电影桥段,打扮成舞娘之一进来。”


Galahad拿着枪站到门边,悄悄掩上门,黑暗之中楼梯上似乎还有个姑娘,但她没靠近。


Percival一扇扇打开更衣室的门,里面衣服内衣挂得到处是,果然都空无一人。最后Percival打开靠墙角的一间,里面没挂衣服了,倒是堆着很多头冠、翅膀和缀满了紫藤花的竹条。他把铺了整面墙的道具移开,墙壁一侧开了扇小木门,木头纹理都泛了白,锁是老式的,锁眼锈得一碰几乎就要掉下铁锈来。Percival本以为这扇门至少是锁上的,不料轻轻推了一下就开了。Galahad听见门铰链响动后跟着过去看,Percival和他对视一眼,就率先走了进去,Galahad将更衣室的门关上,道具遮掩在门板上,也跟着进去。


进去之后才发觉化妆室连接着舞台的背面,不过没法从背面进到酒吧,通道都用水泥封死了。这个空间大概有十米来高,上层是爬架,舞娘爬的钢管和升降梯都收在这里,底下摆着两张拼起来的大木桌,上面放着两台笔记本电脑,数不清的纸张和打包餐盒,靠着墙的一侧还有张钢丝床。


“他的确住在这里。”Percival戴上手套,开始翻灰骨头桌上堆叠的纸。


Galahad在四周走了一圈,看见Percival已经挑了桌子那一头开工,只好带了手套去翻灰骨头的床铺,“Merlin,我们找到他的藏身处了。”


Merlin没回答,耳机里只传来一阵嗞嗞啦啦的电流干扰声。


“Merlin?”


Percival按着耳机,里面也是同样的情况,“也许是我们在地底下,信号减弱了。”


Galahad点点头,双手摸着钢丝床的床沿,再整个把床铺翻过来,底下除了老鼠屎什么都没有。Percival把他桌上的纸张铺平,用眼镜迅速拍下来。Galahad搜完了床铺就帮着Percival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用U盘拷贝里面信息。


“你有没有觉得这太容易了?”Galahad这么问Percival,“我们趁着他离开,摸进来,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再拷贝下信息,我们又不是James Bond。”


“这个时候James Bond的任务应该要有点转折了。”


“比如发现女主角其实是个反派?”


“谢谢你,Galahad,我可一点也不想有这种转折。”Percival拍完了他这一堆,伸手打开桌上的笔记本,那笔记本本来就开着,现在屏幕重新亮起来,上面的对话框还开着,Percival一看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Galahad问他,“出了什么事?”


Percival不答,只把电脑屏幕转向了Galahad,上面的对话框只剩了一行字——删除完成。


Galahad翻开另一台,上面也是同样的字。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立刻收手向出口跑过去。而那扇摇摇欲坠的木门已经上了锁,外面像是抵了东西似的推不开,Percival侧着身体撞了两下,仍旧没有动静。


“让我来。”Galahad拉开Percival,“幸好我随时带着伞。”


Galahad调整了伞的模式,向门锁上射击,锁掉了下来,木屑炸得乱飞,从空隙里露出一块铅灰色的板。


他们的耳机里仍旧是嗞嗞声,这块板阻断了信号。Galahad和Percival沿着墙壁走了一圈,没发现其他的出口。


“我们制造一个出口。”Percival这么说,手指按在西侧的墙体上,平面图上这一侧有伦敦规划时废弃的下水道。用你的伞,我们可以开个口出去。”


Galahad和他一起在墙边蹲着,忧心忡忡地看着这个老旧的隔间,“这要是个危房,我一炮下去,可就要塌了。”


“那就计算准确。”Percival站起来绕到Galahad的后方,“我可已经确定要参加车库义卖了,我的狗还在等我回去喂饭。”


“你现在搞得就像我们得交代在这儿了。”Galahad翻个白眼,拿出伞,移动着计算方位。


“灰骨头来得及销毁笔记本里的资料,却来不及销毁这些纸质的资料,”Percival走到桌边,随手翻着里面的纸张。


“换做是我,就把这儿炸了,什么资料都不用销毁。”


“哦,Galahad,”Percival的脏话几乎已经到了喉咙口,“有时候你最好就别说话了。”


Galahad回头看看他,Percival已经脱下了西装上衣,开始爬靠在墙边的梯子,最顶上是错综复杂的铁架子,要在上面装几处炸药,再方便不过。Percival爬上去,再蹬着墙跳到架子上,Galahad已经在底下开始小幅度地爆破墙壁了,顶上积年累月的灰尘正扑簌簌掉下来。他在架子上走了一圈,果然看见隐蔽处几个红色的点在闪烁,侧面的计时器在黑暗里依次递减,他们还剩了2分钟。这个时间他们来不及拆掉这么多的炸药,Percival大致评估了杀伤力,往下一看,真在这炸了整个顶部和铁架子都会砸下来。


“Perci,墙壁外面还有很厚的土层,我还需要点时间。”Galahad自觉不秒,加大了伞输出的功率。


Percival对着炸弹上的计时器调整手上的表,开始倒计时。他沿着梯子再次爬下来,和Galahad一起查看目前开出来的口子,“我们还有1分40秒,如果可以利用爆炸把墙体整个炸开再……”


“我不同意,如果我们慢上一点,就会被埋在这儿了,就算是Kingsman的伞,这么用也太冒险了。”


Percival认真地看着Galahad。


“好吧,我同意。”Galahad挑着眉毛,用手把头发都拨到后面去,“Perci,你去看看灰骨头桌上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然后准备撤离。”


 


十分钟后Merlin带着半个小队赶到了国王十字酒吧,那里已经往下塌了个深坑。在灰骨头绕了5个街区之后突然地下停车场消失无踪之时Merlin就感到了不对,他联系不上Percival和Galahad,他们已经超出了信号接收的范围。


Merlin把自己伪装成消防队,现场勘查一遍之后他确认Galahad和Percival至少还活着,周围分布的废弃下水道错综复杂,他开启了他们通讯器上的追踪信号,无奈地底下太深,没法探测。


2个小时之后Merlin突然收到了要求通话的信号。Percival像一只浑身炸毛的猫一样在他耳边叫起来,“我要弄死灰骨头。”


Merlin放下心来,挺高兴Percival还能生龙活虎着,挥着手向Kingsman伪装的小队示意收队,“好好,你和Lancelot目标一致了。你们受伤了吗?”


“没有,”Galahad的声音冒出来,“但是当两个中年男性,穿着Kingsman定制的西装,满身污泥水渍地从下水道口爬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会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Merlin的平板上终于收到了他们的定位信号,两个骑士已经出了这个区。


“哦,真是太对了。Galahad还义正言辞地告诉围观人群说‘我们是检修下水道的’。”


“放轻松,我们这样没人会认出来。”


“我都快认不出你了!Merlin,希望你能认出我们来。”


“你们待在原地别动,我现在就过来。”



评论
热度(41)
  1. 坐看云澜鹅鹅鹅 转载了此文字
    两个人好狼狈。。。在任务中斗嘴都成常态了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