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Harry/Eggsy] 微光(上)(AU,特工叔×线人蛋)

Merlin来了一记直球,正中红心哦~

抖S喵(ฅ●ω●ฅ):

更新没写出来,憋出一个新脑洞…一边说不想写AU,一边开AU脑洞的喵,哭晕过去QAQ

清水!清水!我一定要写一篇清水!

(正文)

夜已深,天气渐凉,酒吧里快节奏的音乐顺着敞开的窗户传到行人耳朵里,马路两旁霓虹灯不知疲倦的闪烁着。

Eggsy嘴里叼着烟无所事事的靠在酒吧的外墙上,他的领带打的有些松,衬衫的领口微敞,露出白净的脖子,在进出的宾客和过路人投去暧昧的目光时懒散一笑。

公务的士停在街对面,手拿黑伞的绅士下了车,不紧不慢的向酒吧的方向走去,站在门外的服务生非常恭敬的向他问好。

Harry看上去心情不错,随手掏了小费给服务生,正要迈步进门的时候,站在不远处的金发男孩儿轻易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知道Harry看见自己了,Eggsy并没有什么动作,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男人身上,加深了唇边的笑意。


男人勾起嘴角朝他走过来,在他身边停下,触手可及的距离。

“不冷吗?”Harry学着他的样子墙上,侧过身,目光停留在他因为叼着香烟而轻启的嘴唇上。

Eggsy朝他吐了个烟圈,显而易见的挑逗,顺手将剩下的半截烟扔掉,拉着男人的领带靠近。

Harry挑挑眉,顺从的低下头,然后听到这个诱人的男孩儿用服务生能够听见的音量对他说,“我在等你让我热起来。”

*

穿越舞池拥挤的人群,酒吧尽头是一条昏暗的过道。

酒保拿着威士忌从身边走过的时候,Eggsy正靠在Harry怀里,手指绕着男人的领带,他们能清楚的听到隔壁包间里女人的呻吟声。

Eggsy收敛了笑意,抬起头对上男人清明的目光,然后眼神越过他的肩膀看向后方,确认身边没有其他人后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明天晚上9点,梅菲尔酒店603号房间,交易人就是VIP卡座那个穿格子衫的男人。”

“Thank you,my boy.”Harry装作暧昧的在Eggsy屁股上掐了一下,然后掏出钱包递给他一捆纸币。

“嘿,这有点太多了。”Eggsy皱眉看他。

Harry无所谓的笑笑,解开了两颗衬衫的扣子,他的头发被Eggsy弄得有点乱,不过这样更好,“那就替我给你母亲和妹妹买份新年礼物。”

*

Kingsman需要无所不在的情报网。

有些情况,Merlin的破译技术再高超也有他办不到的,比如在没有摄像头和网络可以入侵的地方,像Eggsy这类人就变得尤为重要。

Harry是在一次去警局办事的时候遇见的Eggsy,脸上挂了彩,看上去有些狼狈,被关押在审讯室。

似乎有些眼熟,男人很快回忆起来,前天回家的路上,他看到这个年轻人冲到马路中央救了一只差点被醉酒司机撞到的小狗,而他自己也因此摔破了胳膊,弄得灰头土脸。

一个有同情心的男孩儿,Harry想。

“他怎么了?”男人问自己的老朋友。

“什么?”警长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审讯室的男孩儿,“哦,聚众斗殴。一个惹事生非的小混蛋。”

Harry给他办了保释手续就离开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打架这种事,自己几乎每天都在做不是吗?

傍晚,Harry从裁缝店出来的时候轻易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他,拙劣的跟踪术,男人腹诽,然后在转角的小路上将身后人堵住,三两下便按在墙上。

“诶?!疼疼疼疼!”对方龇牙咧嘴的嚷嚷着。

Harry松开了手上的力度,退后一步,眼神里透着戒备,“你跟着我干什么?”

“我叫Eggsy,不是你把我保释出来的吗?我想来谢谢你啊…”面前的男孩儿看上去也就20岁出头的样子,委屈的揉着自己的肩膀,理所应当的说。

Harry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事的话就回学校去。”

“我辍学了…”Eggsy无辜的开口。

Harry歪歪头,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所以呢?他想干什么?让自己再帮他介绍一个学校?

“你是什么人?我看到你从裁缝店里走出来,虽然我不认识裁缝,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所以…你是黑社会?警察?还是卧底?我是个调酒师,在前面第二个路口的酒吧上班,我们那里的黑啤不错,能请你喝一杯吗?”男孩儿滔滔不绝的说。

Harry有些好笑的看着他,问题真多,这孩子脑袋里想了的什么,在裁缝店卧底?偷学手艺吗?

Harry最终还是跟他去了酒吧,顺便帮他打跑了几个来寻仇的小混混,男孩儿很快便对他露出钦佩的目光。

“我就说你不可能是裁缝吧!”他的语气里透着兴奋,像是中了乐透。

Eggsy开始隔三差五的来找他,Kingsman很快察觉了这个男孩儿的存在,早会结束之后Arthur让Harry留了下来。

“Galahad,你知道我们不可以和组织无关的人有过多接触,对吗?”白发的老者有些不满的开口,“如果他知道的太多,我只能遗憾的通知你,我们会处理掉他。”



“能成为和你一样的人吗?”Eggsy问他,喝光了杯子里的酒,眼睛里透着小小的期待。

“抱歉,Eggsy。”Harry说,看到男孩儿瞬间黯淡下去的目光,心里莫名有了几分愧疚。

突然想起了Arthur的话,他是个和组织无关的人,如果他知道的太多…男人鬼使神差的开口,“呃…我们的职位比较特殊,如果你想加入的话,那就得先从线人做起,你愿意吗?当然,每件任务你都有选择的权利。”

监视器旁的Merlin差点把水喷在屏幕上,开他妈什么玩笑?

Eggsy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大大的笑容,“Yes,Harry!”

*

“Galahad是由线人一步一步升上来的?Harry,告诉我你怎么想的?”Merlin在第二天看到Harry的时候忍不住打趣他。

男人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至少Eggsy相信了不是吗?

“你想用这个身份留他一条命。”Merlin笃定的说。

一旦Eggsy成为了Kingsman的线人,他就不再是无关的人,Arthur也就不能再处决他,反而需要遵照制度保护他的安全。

“有什么不可以?”男人坦然的看向军需官,“Eggsy是个有潜力的年轻人,忠诚,善良,勇敢。”

Merlin笑笑,“不,我只是想知道,你打算如何兑现你的承诺,让一个平民的孩子胜任骑士的位置。还有,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tbc


评论
热度(82)
  1. bellatrix抖S喵(ฅ●ω●ฅ) 转载了此文字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