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Hartwin】Lost and Found 02

明明是尖峰时刻,Merlin却把自己摔在了地上【捶地笑hhhhhh

凌乱的小菊花:

2




Harry Hart,即便化成灰烬,Eggsy也认得出这个男人。那个以死亡的方式砰地朝他的心窝子上,毫无愧疚地开上一枪的特务先生。他以为后者被那把手枪一枪爆头,这一刻却奇迹般地死而复生。

见鬼的,没有人可以在被以那样的方式夺去性命后还能活生生地坐在这儿,除非从头至尾这都是一个谎言,将他蒙蔽,无论是为了什么。上帝,这简直无法原谅,不,根本没有人能够接受这一点。

愤怒自他眼中燃起,Eggsy挣扎着试图从握住自己的掌心中抽出手臂,后者却不耐烦地将他扯进怀中。青年瞬间贴上西装冰冷的面料。


“过来。”Frederick终于想起一旁被忽视的三名男孩,用命令的口吻说。

Frederick示意那三个明显被房间中涌动杀意吓到的男孩坐下,有着淡金色碎发的男孩眼中透着惊恐,脚下被什么绊到,不小心撞到了桌角,不过他的待遇可没有Eggsy那么好,啪地一声,Frederick右侧的保镖重重扇了他一记耳光,男孩抽噎着低下头,眼眶瞬间发红。

Eggsy正欲发作,却被揽着自己的男人收得更紧。腰部的双臂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几乎嵌进他的皮肉。

Frederick伸手搂过离他最近的那个名叫Savion的金发男孩,Savion刷得粉白的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也许是这个意大利军火商的儿子身上的戾气将他吓到了,Savion不敢多言,柔顺地依偎进他的怀中。

门口,将三人带进来的长发女人冲着Frederick抛了个骚里骚气的媚眼,红艳艳的嘴唇微微嘟起,Frederick将自己往柔软的沙发垫上扔去,敲着二郎腿,冲着门口摆了摆擦得锃亮的皮鞋。女人带上门,扭着被束身短裙包裹住的性感小屁股,妖娆地离开房间。

Frederick眯起眼,低声骂道,“骚货。”相比这些身材结实的鸭,他还是更喜欢有着柔软身形的女人,虽然为了迎合De Vere的喜好不得不这样做,不过他怀中的那个眉宇倨傲的青年的确让人心痒难耐,这样想着,Frederick不由地将手伸进了怀中男孩的牛仔裤,五指大力地揉捏起他的臀部。

灯光晦暗的沙发转角隐约传出几声暧昧回转的呻吟,Eggsy冷着脸,试图掩饰脸上不自然的燥热。



“哈哈,即便不是舍近求远,De Vere先生的眼光依旧是那么的令人嫉妒。”Frederick夸张地说,在Savion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男孩发出一声软软的低喘。Eggsy感觉到收拢在腰间的手臂将自己揽得更紧了些,他的心跳紧跟着漏跳一拍。

De Vere眉梢微挑,“是吗?”嘴角冷峻的线条被一抹优雅的弧度打破,他轻佻地用掌心沿着Eggsy的腰侧滚了一圈,青年因此发出一声颤抖的抽气声。De Vere无动于衷地停下手中的动作,淡淡道,“别人的总是最好的,这一点我相信Edward先生一定深有体会,不是吗?”

借着说话的间隙讽刺别人,再加上一语双关这种事,Harry总是面不改色,哦,不,现在是Mr. De Vere。青年讥讽地想,还真是如出一撤,十足的老派绅士的作风,让人挑不出一点漏洞。

Frederick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谈不上最好,不过足够让人羡慕。”朝着Eggsy瞥去别有深意地一眼,雕饰着繁复欧式花纹的落地灯在黑色的鞋尖折出一道冷冽的白痕。

Eggsy的视线扫过Frederick两侧保镖腰间的鼓起,按照形状与大小判断,应该是意大利军火商在1985年生产的伯莱塔M92F手枪,全长217毫米发射子弹帕拉贝鲁姆9毫米,有效射程50米,双排弹匣容量15发,看起来Frederick今天并不准备大战一场,不过谁知道他是不是有着两手准备呢?是的,备用方案,就像见鬼的圆桌骑士,他们总是有着该死的第二手方案。

“你说呢?De Vere先生?”Frederick问,视线却落在了Eggsy的身上。Harry在他身后听不出什么情绪地应了一声。

“De Vere先生也知道,现在经济不景气,无论是股票市场,还是任何地方,只要存在竞争,如果不把眼光放得长远些,恐怕HG公司就是我的前车之鉴。” Frederick因此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手指笃笃敲打着玻璃面的茶几。Eggsy记得,那份资料中特别提到过HG是之前被De Vere公司吞并的一家同类型的媒介公司,在DV崛起前,算是业界数一数二的龙头老大。只可惜,一夕之间股票大跌,多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尽数被DV公司收进了口袋。

他故意用吊人胃口的口吻说着,Harry却仿佛对此失去了兴趣,视线平静地落上粉刷着黑色漆画的屏风上,Frederick又恢复成最开始时那种熟稔又热络的模样,“生意人总是要精打细算些。”他耸了耸肩,双手无奈地摊开在身侧,“你知道,现在的生意总是比想象中的要难做些,你不得不提防那些喜欢从背后捅你一刀的人。”

穿着淡米色衬衫的男孩靠着Frederick打了一个哆嗦,Frederick体贴地将他揽得更紧,亲昵地用下巴磨蹭着他的发顶。Eggsy记得他叫Savion,这一丝极其细微的变化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Eggsy牢牢盯着那名男妓,直到腰间的手臂不知何时将他松开,顺着脖颈的线条扣住他的下颚,猛地收紧。

青年被迫张开嘴,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沿着男人的手指滴落,染湿了他的衬衫。Harry不悦地皱起眉,Eggsy挺直腰背,用挑衅的眼神等着他,后者立刻松开手指,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直到Frederick出声打破沉默,“我听说前些日子,De Vere先生与Primo家族的那些家伙见过面?”他抬起头,抿了一口表面光泽平滑的波尔多酒杯的暗红色液体,是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著名的波尔多左岸五大之一,随便一瓶就够得上Eggsy作为Galahad,为Kingsman出生入死一年的全部收入。上帝,这还得加上他获得意外人生保险,医疗费等等。

Harry不置可否地抿起嘴唇,侧拢过掌心搭上Eggsy的胯部,视线落上青年脖颈左侧的那一点黑痣,臻色的瞳孔微微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Eggsy察觉到几分难言的躁动,不安地扭了扭身体,他听到前者在他耳边淡淡嗯了一声,语调是十足的威胁。青年瞬间沉下脸,仍是习惯性地停止了那些不安分地小动作。

“我以为我们已经到了足以坦诚相待的时刻。”Frederick无比惋惜地说。他晃了晃杯子,暗红色的液体从倾斜的杯口溅出几滴。他抱歉地啊了一声。

“Edward先生有话不妨直说。”Harry颔首道。他晃了晃右腿,柔滑的裤脚蹭过青年因为提起的坐姿而裸露在外的一小截脚踝,这引得Eggsy立刻收回自己的右脚,幅度过大的动作导致他的膝盖砰地砸上尖锐的桌角。Eggsy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Frederick微微一笑,“瞧?聪明人都知道宁愿与虎为友,也绝不会成为Primo的盟友,”他张开嘴,尖利的白牙像是某种噬人的野兽的利齿,稍加不慎,就会被撕得粉碎,“我相信De Vere先生一定不会选错合作伙伴,否则恐怕连我也无法保证依照Primo的性格,日后会发生些什么。”

Harry皱起眉头,透着绅士特有的礼节性的疏远,“当然,”他说,手指看似不经意地划过青年后腰的敏感点,“这件事的风险太大了,我自然会慎重考虑。”

Eggsy咬了一记嘴唇,搁在大腿上的手指紧紧攥成拳头。




Frederick从Savion的脖颈间抬起头,嘴角噙着一抹与生俱来透着傲慢的笑容,“英国这个地方果真是地大物博,父亲就曾不止一次地同我说起过他在这里的风流韵事。”他用眼神示意怀中的男孩往他口中扔了一粒葡萄,“比如绅士的礼仪,我以为英国的男人和意大利的男人在上床之后没有什么两样。”他咬碎了葡萄,盯着Eggsy看,“又或者是De Vere先生不满意今天晚上的款待?”

Frederick舔了下嘴唇,做出一副苦恼的模样,“别人的总是最好的,我相信我没理解错De Vere先生的意思。”他又将Harry先前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了他。

Harry的嘴唇动了动,却一言未发地拱起膝盖,抵开青年包括在修身牛仔裤中并拢的两条大腿。Eggsy吞下那声错愕的惊呼,当他回过神时,已是岔开两腿,跨坐在Harry结实的大腿上。

“De Vere 先生果真无愧于绅士二字。”Frederick感慨地说,低头给了Savion一个深深的湿吻,怀中男孩颤抖的睫毛让Eggsy感到几分不安。

Harry手势老道地抚摸着青年拱起的脊背,面色平静,让人看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主动送上门的难免让人心存芥蒂。谨慎一些总是好的。”上帝作证,哪怕是Eggsy也听得出Harry是在借此讽刺Frederick此时不惜用热脸贴冷屁股的行为。即便如此他依旧难掩心中的怒意,见鬼的,他以为这是什么?一场情色交易的现场?而他就是那个用二十磅就能买到一次口活的鸭?Eggsy几乎笑出声来。

“这个理由足够好吗?”Harry露出个嘲讽的笑意。

“你——”Frederick噤了声,脸色阴沉了下去,他放弃了试探的打算。

Harry换了个姿势,让青年坐得更舒服些。Eggsy用力瞪着他,愤怒的目光仿佛要在他的身上灼出两个灼烧的大洞来,后者平静地挪开眼,黑色的皮鞋轻轻碾了下光洁可鉴的地板。

“冷静。Galahad。”耳蜗里传来Merlin几声轻咳,“你知道这次任务的成败与否对于Edward家族占领世界各国的军火市场意味着什么。”

很好,Eggsy充满火气地想,现在的状况可想而知,除了他,所有人都知道Harry没有死,是的,该死的Galahad没有死,不仅如此还以这样亲密又调情的方式搂着自己,口吻轻佻。天杀的,尽管他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因此疯狂地鼓噪,但是你得知道,早已蓄势待发的拳头可不是在说笑。

这可真是他妈的一坨狗屎。Eggsy冷着脸想,紧绷的肌肉却在熟悉气息的包裹下却逐渐松懈。Eggsu发出一声冷哼,耳机那头的Merlin微不可闻地松了口气。他知道,不管怎么说,起码这一刻算是将青年暂时稳住了,尽管知道真相后的Galahad极有可能会把他的办公室夷为平地,Merlin颇为头痛地想,他得想个办法在青年脱身之前离开这里。

桌上电子屏幕上的红色数字跳跃着不断改变,窗外的黑夜仿佛被人用笔刷硬生生地抹上了玻璃,越发浓重。




“Edward先生远道而来,应该不止是为了体会英国的名俗风情那么简单吧?”耳旁有道低沉地声音问。

“自然也是行程的一部分,”Frederick拍了一记大腿,哈哈笑道,“想必De Vere先生也听闻了一些风声,父亲想要打开军火市场的生意,这次我过来也是为了寻求可以和De Vere先生合作的机会。”他充满暗示地说,怀中的男孩在Frederick刻意地挑逗下断断续续地呻吟着。

“选择和你们合作,我能得到什么好处?Harry不动声色地问,手指抚上Eggsy的后背,隔着薄薄的衬衫,轻轻地滑动。

后背倏地窜上一阵电流,Eggsy咬住嘴唇,将即将吐出的呻吟咽了下去。

Savion又往Frederick口中喂了一粒葡萄,Frederick笑着咽下,“好处?整个市场利润百分之二十的分成如何?”他问。

后背游走的手指顿了顿,Eggsy装作没有察觉到心头那一丝的失落,安静地缩进前者的怀中。Merlin说的对,当务之急是把Edward家族这颗定时炸弹除去,无论Harry到底为了什么才欺骗自己,这一刻他都是自己的任务对象,他得保护De Vere的安全,尽管依照Harry的身手,他根本不需要什么该死的保护。还有,他必须承认,自己很难做到像Harry那样,将理智与情感分得一清二楚,他是说,只要是个人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Harry挑起眉梢,“哦?”

阴影在他的眼角印出一片深褐色的纹路,Eggsy伸出手,下意识地想要将它们抚平。在触摸上那片纹路之前,他的手腕被牢牢攥住。“看来Edward先生是打定主意要将我拖下水。”Eggsy心中一颤,Harry的眼神锐利而冷酷,仿佛一根针扎进他的神经。

Frederick扯开嘴角,“谁不知道De Vere先生手中拥有无数的渠道与资源,哪怕是大英政府恐怕也得卖上你几分面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刻意顿了顿,又接着说,“军火市场这些细微的波动根本逃不过你的眼睛,De Vere先生一定明白什么叫做大局为重。”

墙角的落地灯闪烁了下,地面铺开一片深沉的阴影。

挥开贴在身上的男孩,Frederick压下身体,肘部撑着大腿。“百分之二十的市场份额,加上这个世界未来的控制权,我相信没有人会愚蠢到拒绝这个。”

房间中顿时涌上一片沉默。

“拖住他。”耳机那头传来Merlin严肃的声音,偶尔夹杂着用力敲打键盘地哗哗声。“想办法转移他的视线。”Merlin浏览了一眼酒吧的平面图,脸色渐渐难看了几分,“Frederick一共带了两队手下,再加上军火家族绝不会吝啬枪支和子弹这个事实,我相信你们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

瓮中之鳖?!Ehgsy几乎叫出声来,是谁说Frederick这次过来是为了寻找合作的机会的?去他狗屎的瓮中之鳖,给他一把上满子弹的手枪,立刻就让Frederick屁滚尿流地爬回意大利。

Merlin极其迅速地在键盘上敲动着十指,“不知道是谁泄露了秘密,Edward的死对头Primo正带着一小队精英朝这里赶来。”他的声音紧紧绷在喉咙里,“如果不能在Primo彻底搅局之前得到武器库的数据,只怕局面会更加混乱。”

Eggsy不动声色地侧过身体,装置着隐形耳麦的右耳贴上男人的胸口,砰砰有力的心跳证明了这个家伙还活着的事实。青年不由将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贴近那颗鲜活跳跃的心脏。

“拖住他十分钟,不,二十分钟,”Merlin重重敲了一记键盘,“见鬼的,这家伙的系统防火墙几乎没有漏洞,我需要时间黑掉他们的装置。”

不,绝对不可能。Eggsy恨恨地想。反正他们有该死的Harry,还需要自己做些什么?

“De Vere先生不至于连这点薄面子都不肯卖给家父吧?”Frederick笑着问,神情懒散地抿了口几乎快要见底的葡萄酒。他哼了一声,陶瓷的杯底敲上桌面,声音清脆。一旁两位彪形大汉从腰间摸出了两把手枪。也许是De Vere过于绅士优雅的形象与传说中雷厉风行的手段不相符合,Frederick早就将友好合作的念头抛之脑后。

“见鬼,做些什么,Galahad,你必须做些什么。”Merlin的声音越发急迫,“该死的,他们给自己的数据库加上了一层保护,一旦在没有经过允许的情况下触及核心资料就会触发反追踪信号,我无法破解它。狗娘养的,我需要暗号,Eggsy,Frederick身边一定装备着与数据库保持通讯的设备,找到它。”看在Merlin那座光头的份上,他连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

“Frederick一直在与数据库保持联络,分散他的注意,尽量从他口中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我再试试从二号接口攻入数据库,不过别抱太大的希望,”Merlin声音中颇有几分焦头烂额的味道,“Edward家族可是拥有堪称国家级安全保护措施的别防火墙,”他咬牙切齿地说,“该死的防火墙,我以为Valentine已经拥有世界上最最坚固的卫星级别进入屏障。”

Eggsy恨不得拔掉耳朵里的无线接收器。他是说,他以为这个任务Harry也得做些什么!上帝!

“De Vere先生?”Frederick用威胁的语调说,“我相信任何有远见的谋略家都不会无视眼前的大局,并忽视唾手可得的权利与财富。”他对着身侧的保镖扔去一个暗示的眼神,两人从西装内衬的口袋中掏出什么,Eggsy不由地屏住呼吸。

那是一枚黑色的无线接收器,呈手环状,恰好可以套在一名成年男性的腕部,侧面闪烁着几点红光。

“这是——”Harry不动声色地问。

“我们最新研发的INHP技术,可以与任意一把手枪连接使用。”Frederick微笑着说,“在与De Vere先生达成合作的协议后,我们就准备将它投入市场,也许在不久以后的将来,这样的手环和手枪会取代现在简单乏味的自动机械手枪。”

“Edward先生未免有些太过自信了吧?”Harry低低笑出声,沉着的心跳震得怀中青年耳鼓发麻。

耳机那头敲打键盘的声音突兀地停下,“他是认真的。”Merlin声音凝重地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遭了,绝不能让他们将这样的技术投入市场,届时,各国的军事防御和国家机密将无所遁形。”

“看起来,De Vere先生并不了解这样的技术代表了什么。”Frederick温柔地抚摸着那枚黑色的手环,“这幅手环一旦启动,将会自动监测人体的温度和心跳,收集使用者的手枪使用习惯以及环境数据,并传回各个国家的中央控制室,确立更为明确的作战计划。”

“哦?”Harry终于提起些兴趣,细致地打量着Frederick手中的小东西。

“没错。”Merlin冷冷一笑,“然后Edward父子就可以冠冕堂皇地得到那些代表各个国家最高机密的数据,从而控制这个世界了。”Merlin一拳砸上桌面,那声音不同于Harry心跳的平缓,震得Eggsy耳侧嗡声作响。他甩甩头,双手看似恐惧地拽紧Harry的衣角。

“De Vere先生,你一定不会拒绝这样一次绝佳的合作的机会的,不是吗?”Frederick懒洋洋地问,左手飞快地将手枪上膛,拔下保险栓,动作一气呵成。

“Eggsy!”Merlin在他耳旁喊到。


只能这样了,Eggsy咬紧牙关,面朝Harry,掌心撑着后者的大腿,想要翻身坐起,只听两声划破空气的枪响,墙壁上多了一道凹陷的弹孔,房间中片刻的凝滞分外明显。

Eggsy维持着半起身的姿势,迅速抬起头,Savion举着手枪,枪口冒着黑烟,而他的胸口正中一发子弹。他不可置信地睁大眼,嘴里断断续续地说,“不,不可能,你怎么会,会知道——咳咳。”他咳嗽着吐出一口血。

Frederick哼了一声,爱怜地吹了一记枪口的烟尘,神色阴鸷,“你是说从你进来那刻就发现了你是Primo的人?还是说,那把藏在你的裤裆里的手枪?”他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Savion捂着胸口,砰地一声砸向地面。胸口漫出的血迹仿佛一朵艳丽绽放的玫瑰,渐渐染红了纯色的地毯。

“现在,可以介绍一下你的身份了吗?”Frederick勾住扳机,M92F绕着手指转了一圈,在眼前划过一道黑色的弧线,“从开始时就极为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看着我和De Vere先生的小家伙。”他阴沉着脸问,“我必须承认你很迷人,不过你的确想杀了我,不是吗?”

很好,非常好,青年咬牙切齿地想,你绝对想不到,现在可是彻彻底底成为了骑虎难下的一场戏。


一柄匕首架上他的脖子,刀片锋利薄凉。

“你是谁?”Frederick沉声问。Eggsy侧过头望着Harry,后者正无动于衷地看着他,丝毫不为所动。

见鬼的,你猜现在怎么着?大难临头各自飞?该死的,他是Mr. De Vere,所以现在要以大局为重,弃车保卒了,不是吗?

Merlin几乎将牙龈咬碎,“很好,很好,很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很好,一般当出现这种情况时,我们可怜的军需官已经接近爆发,“我让你想个办法,我可没让你暴露自己!好极了,现在你搞砸了一切。”他怒气冲冲地拍着桌面,Eggsy几乎可以想象Merlin通红的掌心。

“见鬼!”紧接着耳机那一头传来什么清脆的落地声。没错,那一定是Merlin的杯子,好吧,这已经是这个月军需官摔碎的第四只杯子了,青年幸灾乐祸地想。

“你是谁?”Frederick不死心地又问,语气中充斥着浓浓的不耐烦,仿佛下一秒刀片就会割破Eggsy的喉咙,“是谁派你来的。”

注视着Harry平静的双眼,Eggsy突然露出一抹灿烂的假笑,没有人能够意识到青年随后准备做的事情。Eggsy出其不意地低下头,用力拽紧前者的领带,在他的嘴唇上深深碾下一吻,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青年自若地转过身,双手呈投降状举在身侧。

“嘿,嘿,”他说,“别这样,刀剑无情。”他撇了撇嘴角,Frederick威胁着朝他瞪去一眼,Eggsy这才有所收敛,嘴角扯出一抹放肆的弧度,“正如你所看到的,这家伙玩弄了我的感情。”他用下巴指了指Harry,“我来这儿只是为了报复他。”

Eggsy叹了口气,用悲伤的语调说,“你懂得,金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越说越是愤怒,Eggsy难以维持悲伤的语气。看在上帝的份上,他根本不需要伪装已经气得快要爆炸,“我相信他在寻找某人的替身,而我就是那个被他玩弄感情,当做替身的可怜虫。”

耳机那一头又传来砰地一声,这次Merlin又把什么撞下地板了?青年恶意地猜想,总不会是他从不离手的平板吧?哦,还早着呢,他们欺骗了他,是的,Harry和Merlin,见鬼的,他们以为他一辈子也不会有知道真相的那天?

“你的名字。”Frederick沉下声,匕首在青年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淡淡的血痕,衬得那一颗黑痣分外晃眼。

“Merlin。”他耸耸肩,“你可以这样称呼我。”他又补充道,“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De Vere先生那位得不到的金发绿眸的恋人,叫做Merlin。”他装作没有看到Harry眼中掠过的寒意,更加没有听到耳机那一头重重地砸地声。

各位读者,现在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一次Merlin终于把自己摔上了地面,你说对吗?


TBC呀妈个嘿~


*******
我终于还是做到了周更(握拳

评论
热度(78)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