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Kingsman】直到上帝把时间烧尽(Lancelot-James/Merlin,5k一发完,甜)

浅蓝色的Harry光球被Lancelot玩来玩去,表示不能忍

泊桐_AnnaLang:

提示:

CP为Lancelot(James)/ Merlin;

一个世界观经不起深究的故事。

给右手写了HE。

我爱Lancelot,我爱Merlin,欢迎来吃安利。

                                                                                                                    

Merlin不喜欢惊喜,他喜欢所有事情按照他那个精确到三十秒的日程表一样规规矩矩地发展下去。但这一次,他觉得出乎意料也没什么不好,他甚至觉得恶俗的灵异小说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如果要他描述他有多喜欢这个惊喜的话,他会说,他希望这个惊喜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上帝把时间烧尽。

他甚至不怎么相信上帝。

 

 ——题记

                                                                                                                    

拯救世界之后应该感到快乐么?Merlin现在不怎么清楚。他回到家之后第一件事是把自己扔进浴缸里,拿着一整瓶纯麦芽威士忌。他可以说这是庆祝,是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或者是用不健康的方式纾解自己的悲伤。但不管怎么样,他现在坐在浴缸里,没有人需要他解释他的行为,那个聒噪起来让人脑袋疼的骑士已经不在了。

 

是的,他不在了。

Merlin就着这个念头猛灌了一口酒。

 

然后他咳嗽了起来。

 

“我一直不喜欢你对着瓶子直接喝酒,而你现在还把我最好的收藏品之一洒到了洗澡水里”。


Merlin突然听见有人在他身边这么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刚刚被怀念的那个人一样。

“这真是太荒诞了”,Merlin小声咕哝了一句,他又灌了一大口酒。Lancelot就像是在他的脑子里安家了一样,他想的全是对方那张笑起来好看得令人头痛的脸,而更要命的事情是,那不仅让他头痛,他的心脏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们这些该死的苏格兰人”。

那个声音更清楚了一点,Merlin能分辨出他的方位,不是在自己的脑子里,飘在他的头顶,像是从右上方的天花板传出来。他仰起头,不抱希望地看了看那里,他看到了一团不怎么圆的淡黄色的光球。

那个光球在空气里一跳一跳地,他说:“嘿,Merlin,你能看到我么?”

 

光头的苏格兰人手里的酒瓶一下子滑到浴缸里,他晃了晃脑袋,“这他妈的实在是太灵异了,不,哦不,这他妈的...”

那个光球又问了一遍,“嘿,Merlin,你看得到我么?你浴室的镜子上全是水蒸气,我猜我是半透明的,所以我看不见自己”。

这时候Merlin终于相信了那团光不是自己的幻觉,他在此抬起头看向那个角落,却发现那团光跳了到他的面前,而且变得更大更明亮了,他说:“嘿,Merlin,我在这里呢”。

“Lancelot?”

他试着用这个名字称呼对方。他仍沉浸在这个自己无法理解的现象里,但对方听起来的确很像那个人,是的,一模一样。

“James,我是James,你忘记了么,Lancelot现在是个金发的小姑娘,我看到她了,她很漂亮”。

“你说什么?”

Merlin盯着那团光,他眯起眼睛,因为那个光球变得越来越耀眼了。

“我一直跟着你,Merlin,我猜我变成了一个鬼,我醒来的时候在Kingsman地下室的冷柜里,感谢你们把我的尸体带回来了”。

“一开始我还不能动,我被困在那个房间了,我得告诉你,Merlin,那里闻起来糟糕极了,而且还很冷。别问我为什么还能感知到这一切,我虽然没有身体,但那些感受,你能体验到的,我以前能体验到的,现在还是那么真实”。

 

“哦,James”,Merlin伸出手戳了戳那个光球,他又跳动了一下。这一刻魔法师不想思考自己到底是喝醉了,还是大脑因为接二连三的刺激坏掉了,他现在很高兴,是的,那种真诚的,想穿着苏格兰裙跳一支舞的喜悦。

他说:“欢迎回来,James”。

 

那个光球一下子闪耀出更明亮的光,几乎让Merlin觉得自己的眼睛瞎掉了。

“哦我的天,Merlin,你接受得太快了”。

“因为这虽然不可思议,但却令人欣慰”。

“我以为你不喜欢这类超自然的事情”。

“是的,我不喜欢”,他低下头,回避那团温暖的光芒,“我高兴能在此和你说话,James,真的,但我不喜欢超自然的事情”。

他脸上的愉快突然间就消失不见,那让James有点担心,他安静了一会儿。最后,他忍不住说:“噢Merlin,你不必要苦恼的”。

“我不是苦恼,James,这世界上没什么事情能比在此见到你令我开心了,不过也许你照了镜子,会质疑我说的见到你”,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嘴角扬起来露出一闪而过的笑容,“然而我没法控制自己的担忧”。

“你在担心什么,Merlin?”

“我在担心你,James”。

 

 

那个光球再次跳动。Merlin想,大概这是他现在表达情绪的方法,以前的James总是有好多表情,他能从对方的脸上读出来喜怒哀乐,但现在,他变得有点难以理解了。

“我是说,James,你知道我不喜欢惊喜的。不是因为我讨厌那一瞬间美妙的,出乎意料的愉快,说实话我很你喜欢,我对惊喜派对的喜爱其实不亚于你,尽管我从来不让你在Kingsman里搞一个那样的派对”。

“你还不告诉我你的生日,Merlin,说真的,有时候我看不懂你,尤其在我默默地跟着你一个礼拜之后,你变得更加难懂了”。

“你跟了我一个礼拜?”

“是的,我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你在办公室里睡着了。我想叫你的名字,让你知道我就在那里,但我做不到,我发不出声音来,还把你的灯泡弄得爆炸了”。

Merlin记得那个爆炸的灯泡。他想,原来James一直都在我身边,这太令人惊喜了,但同样,令人忧伤。

“我不喜欢惊喜的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它能持续多久,James。我太高兴能在此遇见你了,我有好多话想告诉你,你一定会喜欢的。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承受失去你一次,你知道,这些超自然的事情,我没法处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回到我身边,所以我也没法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离开我”。

在这一刻James发现,即使作为一个鬼,他也能感受到悲伤,这真是太令人苦恼了。他想伸出手来挠挠自己的头,但看在Merlin眼里,他只是又跳了一下。

Merlin站起来,浴缸里的水有点凉了,而且还洒进去了半瓶威士忌。

“你闻起来棒极了,Merlin,我现在没那么心疼那瓶酒了”。

对方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好像更清楚了一点。Merlin扯过来一条浴巾围在腰间,然后回头寻找那团光。

他什么都没看见。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谁掏出来一样,他在不大的浴室里看了好几遍,他什么都没找到。

“你还在么,James?”

“我还在,Merlin”。

他听起来更加真实了,声音从Merlin正前方穿过来,但Merlin什么都没看见。

“你看不见我了?”

“是的,我找不到你了,James,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眼镜,他用手擦了擦上面的水雾。戴上眼镜的时候,他第一个看到的是Lancelot的脸,他正常的,没被切开的,英俊极了的脸。他睁大眼睛看着Merlin,半透明的眼睛里的担忧几乎要溢出来,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

毫无准备地,正在寻找一只不怎么圆光球的Merlin猝不及防地对上这双已经刻在自己脑子里的眼睛。他一下子没站稳,跌回了浴缸。

四溅的水花穿过Lancelot的身体,他看起来有点疑惑,微微歪着头盯着Merlin,他问:“你看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么?我希望不是我裂开了,你可能不知道,我看到我的尸体的时候尖叫了起来,尽管那时候我还不能发出声音来”。

联想到自己爆炸的那个灯泡,Merlin突然明白了地下室的天花板为什么突然间就布满了裂纹,都是Lancelot的错。
“你没照过镜子?”

“我还没在镜子里看到过自己。因为地下室的镜子里都是灰尘,而你浴室里的镜子上覆盖着水雾。”

“好吧”,Merlin从浴缸里站起来,他的浴巾尴尬地贴在身上。万幸,在这一刻那是最不重要的事情,他用手比划了一个篮球大小的圆形,“在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你是这样的,一个浅黄色的,发光的,球,还不怎么圆”。

“但现在,你不会发光了,你透明得过头了,James,我不戴眼镜的情况下都没法看到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我是说,能看到你的脸绝对令我开心,但我更担心你会消失了”。

“我倒是觉得我更加有力量了”。

James装作不在乎地摇了摇头,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之前是个光球,现在又为什么变成了正常的模样。但他觉得,这一刻自己更应该安慰一下他的老朋友,他看起来糟透了,还带着威士忌的味道。他说:“别担心,Merlin,你看过那些故事,应该是我更强大了,所以能保持人类的形态了”。

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James,别骗我,我听出来你声音里的不确定。James的声音里总带着一点迷人的自信,好听极了,但现在,他有点犹豫。

 

Merlin盯着对方的脸,除了有点透明之外,他的脸完美极了。没有那道让人心碎的裂纹,他甚至看起来更年轻了一点。这不是浪漫的一刻,Merlin知道,然而他告诉自己,不像是他的骑士,他从来都不浪漫。

他说:“我没看过那些电影,James,说真的,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那些。但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我听着呢”。

 

“我爱你”。

他从没想过把这件事说出来,相比于拯救世界,他们个人那点感情显得微不足道,甚至要被归为分散精力这一方面。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失去James,他对自己不能掌握的事情充满了不信任,哪怕生活给了他这个大的一个惊喜,他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却是什么时候对方会消失。

他可以不在乎为什么Lancelot能保持这种形态。但他没法停止担忧。

“我也爱你,Merlin”。前任骑士看起来惊讶极了,但他仍没忘记回应对方的爱意。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你,James,但我觉得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我希望这能成为我们共同的记忆”。

“你在害怕,我的魔法师,你不应该害怕”。

“没什么比痛失所爱更令人伤心了,James,一想到我有可能再次体验那种滋味,我就觉得心痛”。

“可我在这里”。James扬起头来,他下巴的弧线一如既往的迷人,他说:“我现在在这里呢,Merlin”。

这却让那个平常暴躁又坚强的魔法师忍不住哭了起来。

 

Merlin把他的新室友,一个半透明的鬼关在了门外。

这么说并不妥当,应该说,他当着James的面把门关上了,但下一秒他向床走去的时候,对方还是跟着他。

他说:“睡一觉吧,Merlin,你要我给你唱首歌么?”

 

Merlin没理他,他把自己埋在蓬松的被子与枕头里。过了一会,他说:“晚安”。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James坐在他落地灯的灯罩上,他的两条腿一晃一晃地,“早上好,Merlin”。

“你看起来没那么透明了,我猜你说得对,你更强壮了一点”。

James笑起来,“所以你不担心了?”

“别想了,James,我总在担心,你知道的”。

他的表情仍旧令人心疼,Lancelot飘了过去,他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尽管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James?”

“我想安慰你,Merlin,这可能看起来很奇怪”。

“谢谢你”。

 

Merlin犹豫了一下,他没告诉对方,自己似乎有一点感觉,对于那个鬼魂的触碰。冰凉的,像一盒橙子口味的冰激凌,碰到他的头顶的时候,就像是他第一次把头发剃光的那一天的感觉。

 

他问:“你想让别人知道你的存在么?”

“那几个我们都熟悉的人,我还挺想念他们的”。

Merlin冲着他笑了笑,他说:“好”。

 

他给James办了个惊喜派对,有彩纸装饰和起泡酒的那种。每个人都戴上了鲜艳的纸帽子,他们在一个空房间里等着Lancelot。

“你准备好了么,James?”

在开门之前他这么问他的骑士。

“我准备好了”。

他开灯的一瞬间所人都站了起来,他们举着姜黄色和松绿色的硬纸板,上面写着“欢迎回来,James”,他们大喊:“惊喜!”

James显然没想到这一切,他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Merlin,“你给我办了个惊喜派对?”

“是的,James,是的”。

他走进人群里,给自己戴上了一个黄色格子纸做的帽子,他笑起来,“我希望你喜欢”。

“我太喜欢了!”

他在房间里飞来飞去,那些彩纸做的装饰摇摇晃晃,被他弄得掉下来了好多,他说:“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惊喜派对”。

“是的,我不喜欢”。

他仰着头看着天花板,然后没说出剩下的话。

 

我不喜欢惊喜,但如果那个惊喜是能在此得到你的陪伴的话,那简直令我高兴得发狂,我愿意为此相信上帝,相信天堂地域,相信我从前觉得不可能的、那些没法用现代科学解释的事情。因为我的生命里出现了一个奇迹。

 

“谢谢你,Merlin”。

他的右脸颊突然有点凉,那个飞来飞去的鬼魂这时候站在他身边。Merlin猜想,自己刚刚得到了一个吻。

 

 

“嘿,James”。

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高兴一点,以符合这个派对的氛围。另一边的Roxy正仔细听着Percival讲她前任的故事,剩下的几个骑士打开了一瓶香槟喝得痛快。这给他们留出了一点私人空间。

“你想说什么?”

“我开始担心另一件事情了”。

“你怕以后他们把惊喜派对当成惯例,而你得天天打扫五彩纸屑?”

“不,James,别想着用这些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开始担心,有一天我有限的生命走到尽头”。

“没有永不结束的宴会”。他用冰凉的怀抱环绕着Merlin,很快,他又笑起来,“但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我们将拥有欢快的,难忘的,独一无二的美好记忆,我们还有几十年的光阴,在那之后,我会与你告别,但我们不应该感到悲伤,Merlin,这是生活给我们的惊喜”。

他说:“而且,这是个有趣的世界,在我变成了一个鬼魂之后,也许会更加有趣,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Merlin放任自己被对方冰凉的触感环抱着。他想,一个难得的惊喜,James回来了,并且依旧棒得不可思议。

 

 

 

Fin.

 

 

 

                                                                                                                    

搞个彩蛋吧。

 

James最近得到了一个新朋友,他不怎么圆,带着浅蓝色光芒,并且有点暴躁。

Merlin经常看见那个光球一跳一跳地从他的房子跑出去,并且留下一句咬牙切齿的“Merlin!我真不不知道你怎么忍受这个的”。

他看着那个光球的背影,又看了看站在沙发边上笑起来的James,他觉得这不难理解。


评论
热度(14)
  1. 坐看云澜泊桐_AnnaLang 转载了此文字
    浅蓝色的Harry光球被Lancelot玩来玩去,表示不能忍
  2. Lambert翊泊桐_AnnaLang 转载了此文字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