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Who the hell is Eggsy?(HE无差,狗狗!Eggsy,小甜饼一块)

最后一下子变得黄暴了hhhh

深河:

狗狗的对话加*号。
食用愉快:)


Who the hell is Eggsy?


你总不能指望让哈利·哈特回答你为什么他的狗有个奇怪的名字,对吧?

也不能期待一条狗能回答你这个问题。毕竟,狗不会说话。

真的不会。

除非你给埃格西一条辣味小香肠。当然这样也不能让它开口说话。一条辣味小香肠就能让一条狗说话,你大概需要去检查一下自己的脑子是否还在正常运转。

如果,好吧,退一步说,我们这样假设一下,埃格西能开口说话。但实际上它也不会回答你的问题,因为它首先做的事情肯定是问你再要十根小香肠。而哈利发现之后,会带着它去公园跑十圈,并且用冷冷的眼神盯着你,怀疑你在给他的狗下毒。

这种近乎偏执的疑心并不是没有道理。埃格西是一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威尔士柯基。当然不是那种车,抓有钱人的纯种狗去卖或者打着人道主义名义给狗狗们安乐死的混账王八蛋。下作,简直下作。

其实埃格西也并不是纯种的威尔士柯基。它的毛色有问题。妈妈那边似乎不是纯血,也可能是爸爸。埃格西对自己父母可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所以它觉得无所谓纯种不纯种。不过这也要看情况,每当隔壁那条愚蠢的德国黑背拿这件事讽刺埃格西时,它会像骑士捍卫自己的荣誉一样冲上去狠狠咬住对方的狗腿。埃格西总是咬得对方嗷嗷乱叫,它还会像一块粘在牙齿上的麦芽糖一样难以甩掉。与此同时,它的主人哈利不会说什么,他会假装没看到。埃格西爱死哈利这一点了。

如果哈利不逼着它去跑步或者限制它的零食,埃格西会更爱他。

不准它从外面回来后直奔哈利的卧室也算。

大多数时候,埃格西都是一条听话的狗狗。反正它没咬过哈利的沙发,或者撕碎他的毛毯和西装。也许是因为这几样东西嗅上去就是一股阔佬的味道,搞得埃格西根本没法下口。也或许是因为它爱死哈利了。不过隔壁的查理永远是那个例外。就算它浑身上下都镀满金子俗气到没品位的暴发户见了都要肃然起敬,埃格西也会毫不犹豫地跳起来,一口咬住它的尾巴。什么?你才错了,这才不是偏见。还有暴发户也就是随便抓来的比较罢了,没有歧视的意思。

关于埃格西的另外一件你需要了解的事情,我是说,除了对哈利的无限崇拜以及对查理的无限恨意外,大概就是它的尾巴了。作为一条威尔士柯基,埃格西从小就被剪了尾巴。所幸这事和它的父母一样,都没有在埃格西的脑瓜子里留下任何一丁点儿的记忆,因此它并不怀念自己的尾巴。不过,严格来说,尽管被剪短了,埃格西仍旧是有一条非常短小可爱的尾巴。谢谢,不要耍流氓,企图揪住或者掀起埃格西的尾巴是会遭报应的。它离不开自己的主人,而哈利也不会让埃格西随便乱跑。

最后一点,不要在埃格西面前随便提起泡菜先生。埃格西没有嫉妒泡菜先生陪伴了哈利十一年,并且是他最具活力的岁月。它一直知道泡菜先生在这间屋子里,因为哈利曾经和它提过一次,只是埃格西从来都没有找到泡菜先生到底被藏在哪个角落里罢了。

关它身高什么事。


***


埃格西张大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舌头在空中颤抖两下。它已经站不稳了,眼皮直打架。埃格西现在困得要命,但是蹭着哈利的腿很舒服又很温暖,它不舍得离开自己的主人。

已经快半夜了,哈利还在伏案工作。耷拉下来的耳朵竖起,埃格西能听到哈利敲打键盘的声音。下午的时候,它才从詹姆斯家回来,还没和哈利好好亲热两下,就发现自己的主人又开始忙碌起来。

埃格西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是个特工,他回来的时候身上总是充满硝烟、鲜血、以及男人或者女人的香水味。

也是够了,勾阔佬的任务就不应该让哈利去好吗?

话又说回来,哈利是个对自己宠物非常负责的外勤特工。哪怕只出去短短一天,他都会将埃格西托付给自己的朋友或者同事照顾。埃格西也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它从来不愿意多想这个问题。

从埃格西的视角看过去,他只能看到哈利脸的一部分,况且它已经快睁不开眼睛了,哈利几乎变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剪影。它轻声哀叫一声,哈利注意到埃格西摇摇欲坠的身体。埃格西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况且现在又不是它掉毛最厉害的时期。哈利无奈地看了它一样,一把将毛茸茸的小柯基捞起,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该去楼下睡觉了。”哈利揉了揉柯基犬的脑袋。“或者……减肥。”

埃格西又叫了一声,无视了哈利后半句话。它心安理得地在哈利的大腿上趴下,满足地睡着了。


***


它是在清早出去散步的时候撞见那条小巴哥犬的。

当它说自己的名字叫JB时,埃格西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它以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狗狗的名字比自己更奇怪了。

它才不是在埋怨哈利,因为这破名字根本不是哈利帮它取的。

*你主人是不是喜欢看谍战片?*

埃格西热情洋溢地嗅着JB的下巴和脑袋,后者皱巴巴的脸上带着嫌弃的表情。

*我的名字不是那个人的缩写,伙计。*

*那是什么?*

巴哥犬似乎不想回答埃格西,于是后者开始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我了个去,难道是……贾斯汀·比伯吗?*

*……我说你的脑袋里是不是只剩下香肠和你的主人了。*

*不是。*埃格西感觉自己受到了冒犯,它停止了嗅来嗅去的动作。*还有对死阔佬的恨意。*

*可是你的主人似乎也是个阔佬啊?*

*哈利才不是。*埃格西哼哼着。*他可穷了,他拥有的所有东西都是工作单位提供的,哪天他要是失业了我们可就不知道要去哪里住了。*

*你说了算,小家伙。*

*我比你大,老兄,还是说现在这个世道流行顶着一张充满皱纹的脸冒充长辈?*

*你说了算。*JB伸出舌头舔了舔埃格西脑门处翘起来的毛。

真是日了你家主人的,埃格西气愤地甩开了JB的舌头。


***


在埃格西知道JB的主人竟然和自己叫一个名字时,它口里的辣味香肠掉了出来。

真是日了……

当它什么都没说。

*这就是你的主人?*埃格西目瞪口呆。

“这就是你那条和我一样名字的狗?”JB的主人蹲下来,他有一双和善的眼睛。年轻人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埃格西肉乎乎的双颊。“嗨,你好啊,小家伙。”

*要是上次你不忙着和我生气,你就见过他了。*JB解释道。

*我忙着……*埃格西没抱怨完,就下意识地开始用粗燥的舌头舔起了JB主人的手指,上面有刚才残留下来香肠的气味。

难怪上次哈利从咖啡店里走出来身上多了另外一个人的气味。它愉快地舔着年轻人的手指,让对方发出咯咯的笑声。

“它很喜欢你。”哈利的声音从埃格西的头顶传来。

“我想也是。”


***


大概过了四个月之后,JB搬进了埃格西和哈利的家。

准确来说,是JB和它年轻的主人一起搬进了哈利的家。埃格西对此毫无异议,它只是一条狗罢了,难道你还能期待他发出抗议声嘛?

只是在哈利喊埃格西名字的时候,偶尔会出现一人一狗同时应答的情况。通常是埃格西先跑到哈利脚边,后者一脸无奈将狗狗抱起,转身又去找那个人类埃格西。对此,埃格西的确感到了不满。这让它在哈利家第一次显示了自己的破坏力——咬破了JB主人的好几条内裤(顺便说一声,有一条看起来很奇怪的内裤),搞得对方在发现的当天没内裤穿。埃格西洋洋得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哈利看上去好像挺开心的。然后那天下午哈利将它和JB提早赶下了二楼的卧室。

几次之后,为了避免再出现类似尴尬的情况,或者说JB的主人为了避免自己内裤再次遭殃,干脆让哈利改了口。

*‘我亲爱的男孩’是啥意思?你家主人的新名字吗?*埃格西歪着脑袋,一脸的不解。

*不是。*JB的表情就好像刚刚咽下一坨屎一样。

*那是什么?*

*本来不是这个称呼的……*JB的声音越来越小。*别问了,伙计,就是你不想知道的意思。*

*不行,我还有一个问题,必须得搞清楚。*JB发现埃格西的脸上第一次带上了一丝敌意,它有点吃惊。*‘哈利又粗又长的香肠’又是个什么玩意?*

*……*

*它们应该都是我的才对。*埃格西义正言辞道。

日了你家主人。

JB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完)

评论
热度(109)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