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生如夏花 (二十一)||kingsman正剧向同人 Hartwin

好像是流产的样子,用一个鸡蛋赌Valuntine的瞄准很差,又晕血,刚好擦着头过去。。。

V.I.Davenport:

*Eggsy性转注意

*Roxy性转注意

分级: PG-13

配对:Harry/Gray (轻微或许有或许没有的Merlin/Roxy)

—————————————————————

Vol.1.Chapter.21


“这一次要去多久?”


“快的话,两天左右。”


早在太阳还没有挂上去的时候,Merlin就传来了视讯,将她和Harry从被子里弄了起来。Merlin的意思,似乎是要Harry去美国的肯塔基州一趟,小镇里的教堂有一次演说,Valentine可能会去,他的任务是对那位疯狂的嘻哈富豪做一个超长的纪录片。


“我真的不可以去吗…?”


Gray将陶瓷茶壶压倾了一些,让砖红色的红茶倒进杯里。Harry走向餐桌,从她身后走过的时候顺便在她的发顶留了一个吻,然后拉开椅子坐下。


“你现在不是Kingsman,没有理由让你跟去,况且家里也要有人照看。”


“那你一定快一点回家。”

“我会的,”他坐下后,拿起瓷杯喝了一口,“动作快的话说不定晚上还能赶回来吃晚餐。”


“想吃什么?可以对你的全职太太点餐。”她笑着将围裙摘下来,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培根和浓汤都很好,”他将手里的杯子连着托盘放回桌面上,向着她倾了倾,在她耳边小声说着,“如果有‘Gray’这道菜供应,我会更高兴。”


“现在是早上…”她半推半就的抵抗着在自己的脖颈上落下一个个吻的人,“而且床上因为半夜Merlin突然出现被咱们两个开了个大洞,记得吗…”


“我很乐意尝试在其他地方,就这里…”


老绅士没打算停手,反而向着更下面的胸口转战,一路留下不少嫩红的印子。


“拜托Harry,以后我吃饭会有阴影的…”只有嘴上说说,但是Gray并没有实质性的拒绝,只是将手指伸进他的发丝里面抚摸着,“平时不见你早上有兴致。”


“正常男人,尤其到了早上都有。而且,”他抬起头来看着脸颊上带了些潮红的女孩儿,“我担心自己会想你。”


“噢,得了,Harry,也就两天不到。”

她摇摇头笑他无赖,而他却没有太多开玩笑的意味,但也为了她笑起来。

“预感使然,”他挑挑眉,“那么现在,这位女士,我们该干点正事儿了。”



*

【我很抱歉,Merlin。】


“我记得我拜托过你们两个不要一直开着那副该死的眼镜。”


【就是单纯的忘了而已,我已经看到那个教堂了,一会儿我会打开录像,你仔细看。】



Gray亲吻他的脸颊两侧,送他上飞机好像还是早晨的事情,然而现在是下午,阳光蛮刺眼的。Harry推动眼镜,接过了一旁的年轻人递来的“美国必将灭亡”宣传单,看了一眼,折好,跟着人群走进了小镇的教堂里。


“说真的,Harry,这也能叫教堂?”


【年轻的国家,特殊的品味。】


让老绅士心情变的好一些的,是耳机里传来爱人的声音,虽然听着其间混合的杂音她好像是在吃东西。


“Gray,这是外务线路,不要随便接进来。”内勤人员表示不满。


“不是我接进来的,Merlin,这是Harry在私宅的终端。”曾经的外勤候选人反驳。


“你赢了。”Merlin深知再辩下去对自己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只能无奈地放下手里的马克杯,找明白人说话,“Galahad,你有在场内见到Valentine吗?”


【就我所见,没有。】


他挑了中间偏后的一排坐下,旁边跟进来的还有一位穿了粉色毛衣外套的金发女士。Harry伸手摸了摸镜框上的螺丝调节焦距,小幅度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假装对装潢很感兴趣。


【目前只看见十点钟方向有一个液晶的摄像头。】


“继续跟进。”


伴着从后排涌起一阵阵越来越近的掌声,Harry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失望,因为不是Valentine,只是个谢了顶还有啤酒肚的中年白人男子,皮肤油腻,红光满面。


“不要告诉我Valentine去漂白了自己的肤色。”


“他把自己染黑了也不会有Richmond俊朗。”


【我可能得先听一听他想说什么,才能确定这次演讲和Valentine是否有关联。】


{新闻,都看看新闻!洪水泛滥,地震不断,艾滋猖獗,还有哪一个敢说出口,这不是上帝的愤怒?}


【现在他该抨击你们了,Merlin,注意听。】


{我们肮脏的政府容忍鸡奸,离婚,堕胎,竟然还有人觉得,这不是反基督的恶行!}


“迷人的演说,引人入胜。”


“Merlin,别撑着了,我都听见你磨牙的声音了。”


{你们不用成为犹太人,黑人,同性恋,还是满口进化论的狂热科学分子。朋友们,尽管他是全能的上帝…}

“等哪天造访美国,我第一个弄断他的脊椎。”军需官面无表情,狠狠地喝下一口咖啡,“但事实上我们没有必要为这个烦心,说破大天,我是一个英国人,我为自己生在苏格兰而骄傲。”


“还是等哪天吧,你可是个内勤。”Gray笑起来,继续看着屏幕上的画面,“没有人发现你在讲话吗,Harry?”


【我可以保证在这间教堂里没有,这里我看到的只有一群听的非常开心投入的中老年人,和一个。】


“从某个层面上来讲,Harry,你也是个中老年人。”


【我应该乞求耶和华的原谅,因为刚才你说过这句话以后,我在这个神圣的教堂里面充满了淫邪的想法。】


“我不怕你…”


【既然这样,回去以后我会考虑把刚才的想法一一付诸于行动。】


“你们两个,该停了…”低沉的声音幽幽地冒出来一句,“我还在呢…”



*


{犹太人,黑人,同性恋者,魔鬼将永远伴随着他们,在地狱的业火中,永世不得超度…!}


Harry发誓,在要是多听他讲上一会儿,他就要神经了。虽然他不是上述范围内的人群,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听多了这种话会有一种自然的生理反应,一般在生物学上称之为头痛。


他扫了一眼身边的人们,他们都只顾着拍手欢呼,没人注意到他。鉴于继续待下去也不会有Valentine出现,Harry决定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去外面走走。


“对不起,请您让一下。”

“你要去哪儿?”


Harry没打算回答她,那个坐在靠边位置的女人在问他。


“对不起,借过。”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儿?”


那女人拿包一横,不让他过去,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被摆一道。Harry耐下性子,坐了回去,清清嗓子,与那女人对视,等调整好了心率,才开口。


“我是一位信天主教的男妓,我的男朋友是犹太黑人,他在军队的堕胎处工作,我们正享受着愉快的婚外恋性生活。”


那女人的表情十分丰富,Harry知道自己的话在这位“虔诚的”信徒前奏效了。他挑了挑眉,微笑的面对她,补上最后一句,“那么,撒旦万岁,下午好,夫人。”


这一次,他没有被阻拦,却在刚走了没两步以后被她站起来追了过来,她大喊大叫的话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知道连演讲的声音都因此而戛然。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老绅士想,在他耳边响起一种奇怪的波动声前,在他还有理智,还没有对那个女人的脑袋开上一枪前,他这样想。


*

“Galahad,Galahad!”

Merlin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他只知道现在有一位特工以一挑百,在教堂里面大开杀戒。


“Harry,你怎么了!”


画面里,他拼命的去战斗,这吓坏了Gray,至少她没见过这样的他,鉴于他刚用喷枪烧了一个人的脸,又在另一个人的裤兜里塞了个手榴弹。


“Galahad,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不论两个人怎么呼唤,他似乎都选择了屏蔽,因为他现在可以说是杀红了眼,见到会动的就进行攻击,出了战术外完全不懂得如何思考。


“Harry,你身后!”


他听见了这句话,迅速转身偏开了一点,本来瞄准他头部的刀子捅在了他的肩上。他照着拿刀子的人的腹部开了三枪,将他的身体拉到身前,当作肉盾,一路清除了十余人。


“噢—”


画面里,Harry似乎用长斧砍断了一个女人的脖子,将她钉在木柱上,场面十分恐怖,Gray开始觉得有些想吐。


他越来越麻木,变得异常冷静,但只限于杀人,他已经可以做到不用眨眼就可以拧下一个人的头颅。当他把最后三个人活人叠在一起,用长木杆刺穿时,Gray觉得越来越难受了,头开始有些发疼,想吐的感觉又重了。


“Harry…!”


他被自己安排的炸弹爆炸所冲击,躺在地面上,没有起来。


【Harry,你听得到吗?】Merlin重新接了线,修复了他的左边扬声器,【你现在有没有受到严重的创伤?】


过了几分钟,他才可以将手指动一动,费力的将眼睛睁开一些。他伸了手,将镜腿尾部的开关按下,切断了和终端的互动,关闭了和其声音的传输,撑着讲台,站了起来。


“我没事,”他靠在那个桌边,把所有的重量都交给了后背,仰起头,望着天顶的天使壁画,轻轻的喘着气,“Merlin,你听好…”


【你说。】


“Valentine现在就在门的外面,昏迷前我有看见他的车子。”他尽力地吞咽着,可是口内的干燥只能让他有想要干呕得感觉,但只能用力的呼着气,“我要拜托给你一件事。”


【不,不行,我不能让你出…】


“如果我不死,Valentine就会去找她。”


【你死了,她一辈子也不会快乐。】


“总比让她在最美的年纪凋零要来的好。”

他闭上眼睛,将鼻腔内流进口中的血水咽进去,胸口闷闷的疼,大概有什么断掉了。

“我切断了和她的联系,她现在听不到我在说些什么。如果Valentine没能留我一命,你就去我家里一趟,把J.B.狗舍里面的戒指盒拿走销毁…”


【Harry,你不…】


“告诉她,我从来没有真的爱过她,就说她猜的没有错,我只是因为对Lee的愧疚,才想对她有所补偿…”

他苦笑着,尽管笑会让他的身体更痛苦,但现在他还会怕什么呢?


“她那么聪明,可能会知道我在骗她,但你还是要这样对她说。没有我在身边,她也一样要生存,开在霜雪里的玫瑰一定会很美。”


【你保存体力,等待分部的人过去,不要独自行动!】


Harry支撑着站稳,将领带结整理好,扣好了制服的扣子,关闭了扬声器,一步一步的走下去,慢慢推开白色教堂的门。


没有Harry的日子,也不是太难熬,哭过一晚,你就要学会自己长大。起初或许会不习惯,但过了很久,感觉就不会那么痛了。街上个个是男人,哪个都比我好。


“我杀了里面所有的人。”


Valentine和她装了金属义肢的女助理在夕阳的阴影里抱着手走过来,笑的很开心。


“你知道的,Mr.DeVere,”他挥挥手纠正着,“啊,现在或许不是Mr.DeVere了,但不管你是谁,我都打算告诉你我接下来的计划,就像老电影一样,我说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计划干掉你,你再用更匪夷所思的方式逃走。”


“听起来很好。”


他点点头,苦涩的笑了,哪里有什么匪夷所思的好方法,这可不是那种电影。



抱歉,晚餐可能只能你一个人吃了。


*

他倒下了,被Valentine的子弹穿过了头腔,无力的倒下了。

Gray没有了任何的感觉,她开始觉得视线变得飘忽,眼眶里的泪水顺着不会动的脸颊两侧流了下来,一切都很安静,就像是死去一样。


下腹收缩性的疼痛愈发的强烈,她无法喘息,没有力气去做任何事,揪着的疼让她最后只能蜷缩成一团跪在地上,冷汗不停地掉下来。Gray用了最后的力气从桌子的抽屉里翻出了他的备用眼镜,给自己戴上,旋开开关。


“Merlin…你在吗?…”


“我在…”


“快点过来家里一下…嗯…”


“你怎么了,Gray?你的声音听起来不对劲。”


她的膝盖被木头地板硌得发痛,可是腹部的疼痛坠得她没有其他想法。灰色的家居服裤子被血染红时,她倒在地上,眼前是黑色的。


“我也不知道……”


“Gray!你别动,我马上就到!”


或许,该让自己就这样睡一觉,醒来时她会发现,一切都会是自己的梦。也许Harry还会像每天早晨一样,亲吻着自己的发丝,一切都不会改变。


骗自己没有太多的好处,她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TBC.
——————————————————
我自己本身就是个虐不起来的人,所以写了虐也不会很虐,基本还算放心吃?QnQ

评论
热度(37)
  1. 坐看云澜麻雀一样的奇女子 转载了此文字
    好像是流产的样子,用一个鸡蛋赌Valuntine的瞄准很差,又晕血,刚好擦着头过去。。。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