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Kingsman】【HMH】有一朵玫瑰在我心头 2

两个人嘴炮都挺厉害的,等他们磨合好了之后一致对外,感觉Arthur会被气死=_=

泊桐_AnnaLang:

提示:


第一章的下半截,依旧是这个风格,恩依旧是。


直升机梗被看出来了,开心!


最近更新速度我自己都觉得良心(?),大概是开坑鸡血(不




当Harry的脑袋上挨了第三块2x4木板的时候,他忍不住对着另一边的内勤咆哮起来,“东欧人的格斗技巧都他妈的是跟上世纪的街头混混学的么?”


Merlin盯着显示器上几个人的资料,对自己不能看到实景而感到懊恼,Harry的一声闷哼让他一下子紧张起来,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没经过适应期就接受了这样一个远离总部的任务,“你还好么,Galahad?”


“该死的!Merlin!你觉得我还好么?”


枪声从另外一边传过来,Merlin听不清Harry接下来说的话,他甚至没法判断到底是谁开的枪。他安慰自己,“我没听到那个话多得该死的外勤叫喊,所以他应该没事,除非他被直接打死了”,耳机里传来“兹拉兹拉”的噪声,他和Harry的对话变得困难,这让Merlin忍不住重重地砸了下键盘。


武器箱里的一支半自动步枪吸引了他的目光,在他正式加入Kingsman之前,Arthur曾经强制他进行了三个月的武器训练,他这么告诉Merlin,“我们的工作,没有人能保证永远的安全,也没有人能始终保护你”。


Merlin对自己上司的忠告欣然接受,当时他想,多学一点东西总没有错,而现在,当他的眼睛胶着在那架重量超过三公斤的自动装弹步枪上的时候,他意识到,如果他没多学一点东西的话,可能他就不会有这么危险的想法了。


后来,在这些事情都结束之后,在他构建起完整的内外勤通讯系统,彻底告别外勤工作之后,他这么告诉Harry,“它就在那里,看来漂亮又危险,我没法抵抗自己把它扛起来的冲动”。


彼时已经不怎么年轻的Galahad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他大喊,“看在上帝的份上,那就是一把步枪!而你是个从没对着活人开过枪的,男孩”。


那时候的Harry微妙地停顿了一下,似乎想起来什么,他坐在那里,端起桌子上的红茶,“好在咱们都活下来了,对吧?”


Merlin站起来,拎起水壶走向厨房,不忘把骑士被大量发胶固定得整齐的头发揉得乱糟糟,“是我救了你,Galahad”。


是的,Harry想,的确是魔法师救了他。


事实上,尽管2x4木板听起来没什么杀伤力,但对着你脑门直挺挺地来一下带来的后果还是挺严重的,尤其当你是一个人对上一群敌人的时候。浓稠温热的血液在他脸上凝固,视野变成深红色一片,他在打斗的间隙扯着某位敌人的胳膊擦了擦脸,对着另外一边的内勤说:“Merlin,告诉我最快的离开方式”。


他等了几分钟却什么回复都没有得到,又一个人抡着形状奇怪的冷兵器冲着他的脸过来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掏出了Merlin的特制弹夹换上,“砰!”子弹很准确地打入了对方的腹部,他看着那个男人保持着冲过来的姿势趴在了地上,周围几个同伙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乎不清楚此刻发生了什么。为首的男人走过去踹了一脚他的同伴,“嘿,你他妈的快起来,别挨了一枪就装死”。


但地上的男人一动不动。


“他们觉得自己的同伴死了”,Harry心里这样想,他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件好事,能打击他们的士气,让这场战斗快点结束,他已经拿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现在,他只需要安全地离开,把文件带回Kingsman,然后找到他该死的,在关键时刻消失的内勤。


但事情绝对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倒在地上的男人刺激到了他的同伙们,为首的男人胳膊上的枪伤还在涓涓地冒着血,但他浑然不顾,他不知道他的手下怎么了,他以为他死了,那刺激到他的神经,他变得更加好斗了。


他挥着刀向Harry冲过来,对方回避用枪,因为他们是个小团体,而显然他们不想伤害到自己人。Harry算了算自己的剩下了的子弹,举起枪冲着面前的敌人开了一枪,然后蹲下去拿藏在小腿上的小刀。站起来的瞬间他眼前一黑,大概是因为失血过多产生的眩晕,他隐约觉得有人拿着武器向他冲来,他能看见银白色的闪光,他对着另一边骂:“该死!Merlin!你他妈的去哪里了?”


“我在这里”。


内勤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没有那些“兹拉兹拉”杂音,他的声音听起来清晰得不真实,“砰”的一声枪响,一个高大的男人砸在了Harry的身上,让他更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连续的枪声回响在一间不大的房子里,Harry推开倒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做了几个深呼吸,他的视野渐渐清晰起来,但他难以相信此刻自己看到的画面——Merlin,他们的内勤,唯一的内勤,穿着一件灰褐色的羊绒毛衣,端着一把半自动步枪,微微眯起眼睛,正在认真地进行射击。大概是他出现得太突然,而他的穿着更像是一个走错了房间的倒霉文员,以至于其余的几个敌人直到现在还有些反应不过来,Harry利索地给了右侧的两个人一人一枪,感谢内勤的新发明,他们倒下得异常迅速。剩下的最后一个敌人此刻眼睛通红,他的目光在Merlin与Harry之间来回不定,他大概知道自己熬不过这一次了,却不知应该拉上哪一位陪葬。


“砰”。


又一声枪响,鲜血混合着脑浆溅了Harry一脸,他气愤地用手胡乱擦了擦,“Merlin!”


“我告诉过你了,Galahad”。


对方一手拎着枪,伸出另一只手来拉住他,“不用谢,以及,我希望你还有体力”。


他不给Harry回答的时间,拉着他跑了出去。


“Merlin!”


骑士再次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告诉我,为什么我们的撤退路线变成了废弃的下水道?”


“我刚刚找到了城市上个世纪的规划图,发现了这条路”。


“不,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说的是我们的直升机!”


他受了些伤,凝固的血液在他的脸上结成一块一块,衣服上不知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的血渍到处都是,他的脸色此刻苍白极了,呼吸声越来越粗重,Merlin更加用力地握住他的手,“再坚持一会,Galahad”。


他这样说:“直升机在这里不安全,我让他们在城外等着我们,这群东欧人干得出来把一架飞机从天上打下来的事情,他们不在乎对城市的附加损害”。


Harry知道他说的没错,但此刻他心中有种难以抑制的,想一拳打在对方颧骨上的冲动,但他太累了,他只能任由对方拉着自己在幽暗的下水道里向前走去。


“Merlin”,他的声音比刚才虚弱了一点,“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完全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往哪里走的话,我一定要打你一顿”。


“哦我的骑士”,Merlin的声音夸张又愉快,他说:“别想了,如果你敢那么做的话,我保证你的后半生将在永无止境的文书工作中结束,它们的主题叫做:如何与你的内勤相处”。


“操你”,在Harry隐约看到了远处的亮光的时候,他这样告诉魔法师。他用尽全力和对方一起跑了过去,直升机螺旋桨的转动声越来越清晰,他看见他们熟悉的机师戴着那顶带着一个圆形里套着一个横写的“K”的头盔,然后和他的内勤一起跳上了飞机。


他记得自己陷入沉睡之前的最后一句话,出人意料的,那算不上多混蛋,他说:“Merlin,谢谢你,还有,别他妈再这么干了”。


他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样看见的就是魔法师嘲讽的微笑,他站在Kingsman的医务室里,准确地讲,是Harry的床边,“你没什么事,失血过多加上情绪激动,说实话,后者让我很难想象你是个经验丰富的,杰出的外勤特工”。


Harry此刻恨不得再昏过去睡一会,但他还是选择把反驳的话说出来,“那是因为我从没见过一个内勤,Kingsman的内勤,扛着一把自动装弹步枪出现在打斗现场!从来没有!”


“但你得承认,我做了个明智的决定”。


“别这么干了,Merlin”,他坐起来,拿起旁边的玻璃杯喝了些水,那让他的声音不再嘶哑,他说:“真的,这很危险”。


Merlin给了他半个笑容,把一个文件夹放在了他的腿上,“新的报告模板,我希望在后天中午收到你的报告,考虑到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他转身离开医务室,背后是欲言又止的骑士,最终,他还是回过头,说:“Galahad,你得好好习惯这个”。


“习惯什么?”


“新的报告模板,还有,我会随时出现在你的外勤现场这件事”。


“操你”,以绅士礼仪著称的某位年轻又英俊的骑士忍不住再次爆了句粗口。


PS,


直至此时梅老师还没叫过哈老师名字,但我已然觉得他们接下来要滚到一起了(不(然而可能还是要滚床(不


总之,写了和之前不怎么太一样的风格,希望大家喜欢。


再次,谢谢阅读。


以及,如果你喜欢,请让我知道。



评论
热度(29)
  1. 坐看云澜泊桐_AnnaLang 转载了此文字
    两个人嘴炮都挺厉害的,等他们磨合好了之后一致对外,感觉Arthur会被气死=_=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