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kingsman】Unleashed (hartwin 狼犬丹尼AU)第十章

亚瑟的那些话直接把Harry他们所有人的努力都浪费了,Eggsy又要回到一开始的状态了。其实出身与成就根本没有关系,又不是所有的贵族都是积极上进的( ̄_ ̄|||) 

-梵璋-:

第十章

 

 

Eggsy百无聊赖的坐在墙边搓弄着披在身上的羊绒毯。

 

这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地出现在房间的角落里的。

 

一开始Eggsy并没有发觉,某一次他向后仰躺的时候手腕碰触到了这柔软的织物,那种细腻的触感让男孩吓了一跳,他猛地甩开那条毯子,本能的抗拒这种陌生的东西。

 

但很快那一瞬即逝的美好感觉在他心里生根发芽,Eggsy试探的抓起那条毯子,想象中的伤害并没有出现,他开始小心翼翼的将绒毯盖在身上。要知道这个封闭的小屋子里实在是太冷了,虽然他能随心所欲的燃起火焰,但每一次都要消耗他所剩不多的精力,Eggsy并不能长时间支撑那种情况,这条绒毯的出现令他不安却又欣喜。

 

克什米尔羊绒毯围在身上的感觉是在太好,保暖效果棒的Eggsy总是能够蜷在角落一安稳的睡一觉,每次他围着绒毯醒来都会觉得自己变得更强壮了一点,他甚至可以敲敲墙壁,感受着那厚实又不透光的墙面在渐渐变薄。

 

这是好的东西。

 

Eggsy觉得自己爱上这条羊绒毯子了,它充满善意和爱,温暖又柔软,精细的花纹看上去高贵典雅,但只有披着它的男孩才知道这看似可以轻易扯破的织物有多坚韧——坚韧到足够保护他不受任何寒冷的侵害。

 

我想要把它占为己有

 

这想法渐渐在Eggsy的心里浮出水面,他未曾有过太多的美好事物,所以一旦有一样出现在他贫瘠的生命中,Eggsy就会将它妥善安放,小心保管。原来他只有一块勋章,而现在,他又有了这条毯子。

 

这毯子贵重又不可多得,Eggsy每时每刻都想让自己变得更好以配得上这高贵的织物,他应该更强壮,更明理,更加优秀才行。

 

所以他不能再在这里赖下去了。

 

Eggsy放下手中的毯子,站起来摸了摸面前的墙面,他手上开始燃烧明亮的火焰,那火焰炽烈又危险,烫在墙上好像能融化一切。

 

我可没时间在这里耗下去了。

 

Eggsy咧着嘴角笑起来,火红的焰火将他双眼染得一片深红。

 

我得出去才行。

 

Harry

 

你说是不是。

 

 

 

Roxy这几天都特别高兴,欢快的情绪几乎感染了大宅里的每一个佣人。

 

要知道她从小作为独生子长大,唯一的梦想就是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但很遗憾的是妈妈身体不好,无法再次生育,所以Roxy总是很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同学。

 

父亲母亲因为生意和社交不得不满世界出差的时候,Roxy只能一个人呆在大宅,管家和佣人们都对她悉心照料,但是他们并不会和Roxy成为玩伴。

 

小姑娘一个人念书,学习,玩乐,睡觉,偶尔在内心深处会传来寂寞和渴望陪伴的回响。好在他的叔叔一旦没有任务就会来家里陪她,给她带来各种礼物,抱着她为她讲述那些惊险的任务过程,手把手教她如何保护自己。

 

Roxy觉得这样的生活挺好,但现在,她从没有觉得生活像现在这么好。

 

Eggsy比她小,Eggsy被Harry托付到了她家,Eggsy要和她一起训练学习,Eggsy跟她住一起。

 

上帝啊!

 

现成的,乖巧听话需要照顾又活泼可爱阳光向上的,弟弟!

 

好姑娘Roxy简直要赞美上帝了,她为Eggsy布置好了房间,严谨仔细的询问了Morgan关于和Eggsy相处的注意事项,比如不应该提及什么话题导致男孩的精神不稳定或者应该为他加强哪方面锻炼,然后又抓紧Eggsy来之前的一个礼拜仔细阅读了一些心理方面的书籍。

 

她相信Eggsy能够越来越好,Harry固然会将他照顾的无微不至,但Roxy觉得是时候带Eggsy体验体验年轻人的生活了,毕竟Harry是绝不会告诉男孩什么是现代音乐和青少年们的取乐方式。

 

Eggsy刚来的时候有点放不开手脚似的,Roxy猜想这可能是因为他骤然脱离了熟悉的环境,毕竟过去的两个月他都和Harry呆在一起,而现在Harry接了任务出外勤去了。倒不是年长的骑士觉得男孩没法照顾自己,但大家一致认为多让Eggsy和同龄人接触会更好。

 

所以Roxy在带着男孩参观完了房子之后邀请他和自己去大宅外的山坡上骑骑马,Eggsy对于这个邀请很开心,虽然他没有定制的马术装,但好在Roxy父亲年轻时候的马术装穿在Eggsy身上颇为合身,不过这个姑娘还是很快和家庭服装师预约了为Eggsy量体裁衣的时间。

 

Eggsy对于骑马并不熟悉,但他学习能力惊人,在Roxy指导他一些关键要领后很快就掌握了如何驾驭马匹。他们在山坡上跑了几个来回,直到午饭时分才回到大宅用餐。

 

午餐十分丰盛,似乎厨师们也为小姐的好心情感染,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在客人面前博得个好印象。各式前菜配着煎得油光水润的小羊排香气扑鼻,Eggsy对于这道菜赞不绝口,Roxy很高兴他能跟自己吃到一处去,一开心就在饭后甜点时干掉了三块黑森林蛋糕。

 

“老天,照这样下去我得胖的让James嘲笑我是个邮筒了。”

 

Roxy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一不小心吃得太撑都不能坐下——羊绒马甲会鼓出一个令人尴尬的弧度。不过显然Eggsy也没好到哪儿去,他一边因为羊排味道厚重而想要喝水,一边又因为胃里再也塞不下任何一滴液体而痛苦不堪,男孩看了一眼倚在窗户边上的Roxy,无奈的摆了摆手。

 

“你一点儿也不胖,真的。”Eggsy回味着刚才美味的午餐,掀了个白眼,Roxy觉得他在短短一个月就得到了Morgan的真传,“这才第一天,我倒是再多吃几天就完蛋,等Harry回来只能去屠宰场花钱赎我了。”

 

“你是易胖体质?”

 

Roxy看着摊在沙发上试图挽回最后一丝形象但毫无成效的Eggsy挑了挑眉,目光扫过他敞开领口里露出的项圈时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在对方没有发觉的时候移开了。

 

Eggsy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我稍微吃多一点就会胖,这是Harry发现的。我原来也不知道,毕竟原来也没啥机会吃饱饭是吧。”

 

“我想Harry不会因为你胖几斤就嫌弃你的,他的工资足够你吃下整个伦敦。”Roxy掩着嘴小小的打了个嗝,“不过为了避免发胖的尴尬,我们还是运动一下比较好。”

 

Eggsy哼哼着表示赞同,前两天他一直睡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早上醒来都会感觉很累,间歇还会伴随头部的刺痛。他不想让Harry担心自己,所以一直保持着和平时一样的作息,多年挣扎求生已经让Eggsy的伪装成为一种优秀本能,Harry没有对他产生任何一点怀疑。

 

但头疼和莫名其妙的休息不足总让Eggsy处于一种饥肠辘辘的状态,为了尽善尽美的掩饰自己,他一直保持着平时的饭量,但离开Harry来到Roxy家里后他就完全没必要再克制自己了。

 

然而放任自己大吃特吃的后果就是撑到摊在沙发上起不来。

 

“所以说我们下午是什么安排?看书还是别的?”Eggsy把自己从沙发上拔起来,摇晃着走近Roxy。

 

好姑娘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露出了一个好胜的笑容:“去训练室一对一怎么样,Harry跟叔叔说等他身体好了让他跟你切磋格斗术,不过我觉得我们可以先练练。”

 

“哦,Roxy,你的叔叔是……Percival我记得?”Eggsy琢磨了一下,“Harry说过他的近身格斗是Kingsman第一呢。”

 

Roxy骄傲的挺了挺胸:“从小跟叔叔学我也不差,小心被我打得尿裤子,Eggsy。”

 

“……Roxy,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八回说粗口了,姑娘们都是这么说话的吗……”Eggsy忍不住咕哝起来,要知道他周围的姑娘们要么是被调教的只会说敬语,要么就是在斗场里一言不发上来就踢你头的杀人机器,Roxy这种豪爽的交流方式让Eggsy感到陌生但新奇。

 

“别娘们唧唧的Eggsy,虽然我也算是个名门闺秀,但是在牛津不会骂街你还怎么混。”Roxy抱着臂靠在窗框边上一脸严肃,“别说我,Harry他们自己也骂街,骂街已经是一种英国传统了。”

 

“……哦。”Eggsy思索了一下,虽然觉得似乎有哪里不是特别对,但是想想电视剧和周遭的生活,很快接受了Roxy这种设定,“我很早以前被教育不允许说这些话,后来也想不起来说,因为也没什么人会听我说话。”

 

Roxy恨得牙痒痒,在心里把那堆伤害过Eggsy的人千刀万剐了很多遍,但是她很认真的拍了拍男孩的肩膀:“听着,小伙子,你有权利用你想说的任何话来发表你的意见。看人不爽了就让他滚开,遇见操蛋的事儿就说操你的,这就是一个自由的英国人会干的事儿。也许你应该多跟Morgan接触一下,这有助于你学习骂脏话。”

 

“……他不跟Merlin在一起平均一句话能有两个操呢。”

 

“所以你瞧,为了融入环境,粗口必不可少。”Roxy煞有介事的挥了一下手,“我们先去休息室看会儿电视消消食,我想你现在这个情况应该多看点电视剧体验生活,在家Harry都让你看什么?”

 

“二十四小时和神秘博士,还有窈窕淑女之类的。”Eggsy想了想,“他说最好不要看007来荼毒自己的审美和智商,虽然那片子演员都不错。”

 

“窈窕淑女?认真的吗?”Roxy几乎把眼珠子翻到后脑勺了,现在她才看上去像是得了Morgan真传,“Harry想干嘛,把你培养成经典爱情电影影评师?”

 

“嘿,我还挺喜欢窈窕淑女的好吗!”Eggsy忍不住抗议,“Harry挺像Higgins教授的,那片子不错。”

 

Roxy呲了呲牙:“那你呢,Doolittle小姐吗。”

 

“不,请您称呼我为Eggsy Doolittle先生。”

 

Eggsy挺直身板——还能看见撑出弧度的胃部——优雅的鞠了一躬,脸上装模作样的表情让Roxy打了他好几下。

 

“好吧好吧,这位卖花的先生,我得给你补补课。”好姑娘Roxy拽着Eggsy向休息时走去,“先从《皮囊》补起来吧!”

 

 

 

 

Roxy的推荐和带领令Eggsy在“如何正确作为一个英国人说话”这项社会实践上取得了不菲的成绩,短短两个礼拜他们已经经历了包括泡吧被搭讪,深夜回家途中被抢劫与反抢劫,溜进放假的牛津图书馆挑灯夜读,游船勇斗康河魔鹅等等一系列刺激惊险的活动,因为Percival和James还在病床上而Harry又不在所以暂代家长职务的Merlin对于他们这种行径表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包容,而Morgan更是隔三差五跑来给他们上课开小灶,从正经的急救刑讯人体解剖到不正经的如何在混乱的酒吧里偷到帮派头头的钱包,课程无论实用性或者趣味性哪个都不差。

 

Roxy和Eggsy一致认为如果Kingsman以后招募训练的教官是Morgan的话那简直是太好了,但医官毫不留情的打击他们说训练教官是Merlin,不过两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同,毕竟Merlin宠他们简直是鸭妈妈级别的。

 

“可别让Merlin听见你们这么说他,小心被揍到屁股开花。”前任骑士坐在栏杆上逛荡着腿,背光让他眼睛上狰狞的伤疤模糊一片,“你们没见过招募训练罢了,Merlin能操的他们回家叫妈。”

 

“……这么厉害?”Roxy捅了捅趴在旁边啃苹果的Eggsy,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哦,天真纯洁的小白兔们,你们真以为Merlin能这么好说话?”Morgan摇着头发出啧啧声,“不听话的骑士能被他掀下来一层皮,然后他会面无表情礼貌的把你和皮一起送来我这,让我再给你缝好。”

 

Eggsy为这种血腥的场景认真的颤抖了一下,最近他头疼得很频繁,今天Morgan让Roxy带他到Kingsman庄园就是为了给他私下做个检查,但检查结果除了Eggsy脑波波动异常活跃之外并没有什么问题。

 

Morgan说让他再观察两天,如果还是不舒服就给他开点药。Eggsy请医官对Harry保密,毕竟Harry还在外勤中,男孩并不想令他分心,Morgan和Roxy都义气的表示会守口如瓶。

 

不过Roxy要求他如果哪里不舒服要立刻告诉自己,毕竟如果有什么万一也好做好准备,Eggsy倒是没犹豫就答应下来。他心里知道Roxy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好,这姑娘把他当成自己家人那样照顾,见到自己睡在地板而不是床上也没说什么,只是吩咐佣人为他铺了一个赶得上Harry床边那样舒适的地床,Eggsy从心眼里感谢她。

 

要知道他是真的不愿意呆在床上哪怕一秒,床对于他来说只有令人恶心和疼痛的回忆,粘腻的触感和火烧火燎的痛感至今萦绕在他皮肤的每一个角落,Eggsy极力避免自己接触这个让他不舒服的日常必备家具。

 

好在他周围的人都对他异常包容,Eggsy无时无刻不在内心感激这些对他施以善意的人们。

 

Morgan为Eggsy刚才下意识的一个激灵表示出了满足,他低头看看手表:“我得走了,医疗室里还躺着上午新鲜送来的Lamorak,好歹得去看一眼。”医官比划了一下,谈论鲜肉一般的说着半身肌肉拉伤的Lamorak,然后他看了看Roxy,邀请道,“跟我一起去看看你叔叔吗?”

 

Roxy点点头,站起身招呼Eggsy:“那我就先去看看他们,叔叔伤的轻已经准备回家了,James昨天还闹着也要出院来着。Eggsy你先去Merlin那打个招呼吧,我一会儿也去找你。”

 

Eggsy应了一声,站起来把啃完的苹果核随手一丢扔进垃圾桶,和Roxy一起跟着Morgan离开了休息室,他们在左翼二楼分手,Eggsy熟门熟路的走下楼梯穿过偏厅向着Merlin的监控室走去。

 

他一路小声的哼着俄罗斯小调,路过长廊的时候还对着装饰成雕像的胸花的监控器眨了眨眼,他相信Merlin一定能看见,然后还没等他转过身继续走就听见长廊另一侧传来了几声掌声。

 

Eggsy猛地抬起头看过去,他下意识地侧了侧身子摆出了攻击的姿态,但那边门口站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于是他悄悄放松下来。

 

“唱得真好听,我已经很久没听过这首曲子了。”老人微笑着招呼Eggsy,“过来这,年轻人,让我瞧瞧你。”

 

Eggsy已经将Kingsman庄园划分为可以安全游逛的领域,所以当老人喊他的时候没有犹豫的就走了过去。

 

“我没在这见过你,年轻人,你叫什么?”老人和善的打量着Eggsy,但Eggsy却一瞬间如芒在背。

 

这个拄着拐杖安静站在那的老人看上去弱不禁风,但在Eggsy眼里他整个人的站位毫无破绽,无论是攻击或是防守都能在一瞬间完成,他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无害。

 

“我叫Eggsy Unwin。”Eggsy挪了挪脚步,让开了直面老人的位置,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是说,Gary Unwin,但是大家叫我Eggsy。”

 

老人点点头,目光锐利的看着Eggsy挪开后微妙的防备站位,轻轻微笑起来:“有潜力的年轻人,Eggsy。你好,你可以称呼我为Arthur。”

 

Eggsy礼貌的点点头,他知道Arthur是谁,Harry给他讲过Kingsman的构成,不过显然圆桌之王跟他想象里的略有差距。

 

“Well,Eggsy,如果你没事,不妨来陪我喝杯下午茶?“Arthur拖着声音慢慢邀请,”我想Merlin并不会介意你陪陪我的。”

 

“我的荣幸。”

 

Eggsy轻轻行了一个半礼,从容的跟在Arthur身侧走出走廊。

 

别给Harry丢脸。他小声在心里念叨。

 

要知道Harry嘴里的Arthur是个满嘴满眼都是礼仪道德的固执老头,Eggsy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他瞧不上Harry。

 

Arthur带着他穿过挂满油画的展示厅和镶嵌着巨大壁炉的书房,将他领到了一间宽大奢华的休息室,Eggsy在他之后落座,茶桌上已经放好了热气腾腾的红茶和精巧美味的下午茶点。

 

“请用,Eggsy,别客气。”

 

Arthur将手杖侧靠在桌子旁,抬手为Eggsy注满茶杯,他的眼神锐利的让人不自在,Eggsy绷直了脊背接过那一杯滚烫的红茶。Arthur没有为他加奶和糖,Eggsy便知他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和蔼宽容。

 

沉默一瞬间在两人之间蔓延,Arthur敏锐的发觉Eggsy并不像他想象中那般不识好歹,这年轻人看上去足够锋利和敏感,他不禁满意于男孩知道自己身份的这个认知。

 

Arthur看着沉默喝茶的男孩默默摩挲着指尾的图章戒指,他本来以为Eggsy会让他想起几十年前的Morgan,但显然从小被作为武器培养的Morgan和半路野路子出家的Eggsy有着本质的不同,Arthur更倾向于像Morgan那样的人来为Kingsman创造价值。毕竟无论如何,论起身家和能力,还是流着蓝血的医官更为有用。

 

至于Eggsy,Arthur扫了一眼他敞开领口里露出的项圈,冷谈而礼貌的微笑,他并不介意骑士们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只要能够完成任务并且不影响Kingsman运转,任何癖好都无足挂齿。

 

不过应该提醒的地方还是要做到,Arthur并不希望有人在他的眼睛下面越矩。Merlin和加拉哈德背着他就将眼前这男孩领进Kingsman庄园的这件事令他感到不舒服,就好像家里血统优秀的猎犬出门散步却叼回一只满是泥巴的杂种狗,而这不知死活的小狗崽子还在你几千镑的地毯上踩了无数个泥脚印一样。

 

这个想法令老人深恶痛绝,他难以接受这庄园混进劣质血统和毫无用处的人,宠物就应该有宠物的自觉。Arthur抿了一口茶,轻轻将茶杯放到桌上,他到底是年纪大了心软很多,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年轻时候的他可不会有现在这样好脾气,若是几十年前,恐怕他应该身体力行教教这些年轻人什么是规矩和服从。

 

不过算了,看在加拉哈德的面子上,Arthur决定仅仅敲打一番就够。至于Merlin那里,老人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失望,自从他抛弃身份和Morgan搅在一起之后Arthur就已经不愿意对他的事多做评价了。

 

“再来一杯茶吧,Eggsy,我很高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能陪我共进下午茶。”

 

Arthur十指交握,示意Eggsy自己倒茶。男孩点点头,姿态优雅的为彼此注满茶水,礼仪略显僵硬但姑且称得上无懈可击,Arthur回想了一下从Merlin那里看到的资料,嘲讽的想着那些无脑的人贩子至少也做了点好事。

 

好歹他们知道出售劣等商品之前应该花点时间做个好点的包装。

 

“我不禁注意到,Eggsy,你有个不错的项圈。”Arthur嗅着杯中红茶馥郁的香气缓缓开口,“那么,我能否有幸得知你的主人是谁?”他意有所指的目光划过Eggsy衬衣里露出的项圈,老人并没有费心掩饰自己语气里的不屑,他相信男孩能听得出来。

 

Eggsy为这种冷漠而压迫的话语绷紧了脊骨,Arthur的话像是重锤狠狠砸在他的心上,他将茶杯放下,慢慢的垂下了头:“是的,先生(sir),是Harry Hart。”

 

他语气恭谨,姿态谦卑,好像十几分钟前意气风发蹦蹦跳跳走过走廊的年轻人只是一个幻影。Eggsy安静的坐在那,教养良好恭谦驯良,似乎只要一个命令就能安静的完成任何事。

 

Arthur微笑起来,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That's a good dog.”他满意的看着Eggsy缩起肩膀将头垂得更低。

 

老人慢慢的开口,语气和缓但内容却让人心生凉意。

 

“我并不在乎Harry怎么宠爱你,他年轻时候就喜欢莫名其妙的向自己身上揽责任,选人品味之差时隔多年也未曾改变。”,老人冷漠的看着坐在对面一言不发的男孩,眼神怜悯但空洞,“但是男孩,我需要你记住,Kingsman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踏进来的。你和他们不一样,没有价值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Eggsy安静的听着他的训导,而Arthur满意于他的驯服。

 

“你带着项圈,就做好你该做的事,学好规矩,别让人操心。如果你能为我的骑士带来愉悦,你应该值得夸奖,但永远记住你是什么。”

 

记住你的身份(Remember what you are.)。”

 

这句话伴随着铺天盖地的恶意让Eggsy浑身发冷,男孩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却觉得自己被丢进了西伯利亚冬天的冻湖,他下意识的发抖,想要拽紧身上的羊绒毯,但抽搐的手指只捞了个空。

 

于是那些黑暗但从未远离的记忆猛地向他袭来,它们其实未曾消亡,总是潜伏在阴影里,试图将他吞噬殆尽,而Eggsy却捞不到那条能为他遮风挡雨的羊绒毯。

 

他僵硬的坐在那,头疼的几乎要冒出冷汗,他听见心底有遥远而绝望的哭喊,感觉那些令人窒息的冰冷和黑暗席卷而来,但他却燃不起哪怕一丝火焰来讲它们烧毁。

 

记住你的身份,小狗。

 

别做无谓的抵抗。

 

还没吃够苦头吗?

 

去床上躺好。

 

你以为你是什么。

 

杀了他们。

 

跪下。

 

张嘴。

 

难以抑制的幻痛刺激着他皮肤的每一个角落,Eggsy几乎要蜷缩起来,他心口疼的要命,身上每一处伤疤都好像被人再次掀开,鲜血淋漓疼痛难忍。

 

我说过什么?

 

狗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别忘了。

 

他听见有人伏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那声音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以为那些好东西会是你的?

 

你不配。

 

…………

 

是的,是的,记住我是什么。

 

Eggsy轻轻地伸出手触摸着自己相劝之下的斑驳勋章,整个人突然平静下来安静得像一座雕塑。

 

Arthur看着他,并没有指责他的失礼,反而举着茶杯向他示意。

 

“所以,你的回答呢,男孩。”

 

老人开口发问。

 

Eggsy抬起头,但眼睛半垂并没有直视对方,他眼底燃烧的火焰终于归于寂静,只余一片看似再难复生的灰烬。

 

“Yes,Sir.”

 

男孩声音干净利落,听不出一丝情绪。而Arthur却满意的点点头,放下茶杯,整了整并未凌乱的袖口。

 

“那么,你可以走了。很高兴能和你一起喝下午茶,Eggsy,但我不希望在这里再见到你。”

 

老人无谓的挥挥手,Eggsy乖巧的推开椅子站起身。他还没来得及道别,休息室的门却被人猛地推开,力道之大让那半扇无辜的实木门板砸在墙面上发出一声巨响。

 

Eggsy并没有被这巨响惊吓,他面无表情的回过头,和Arthur一同看向门口。

 

“欢迎回来,加拉哈德。”Arthur微笑着开口致意。

 

而怒不可遏的Harry Hart正站在那里。

 


评论
热度(135)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