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哈蛋 王冠上的绿宝石 2

土豪王子我还记得你 难得见叔吃瘪

薄荷半夏:

2


 


坑太多就是每次换着写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还记得,难道我以后更新要写上集回顾嘛==


 


 


Kingsman分给Eggsy的公寓里住着他的母亲和妹妹。因为经常出任务偶尔还会带伤,为了不让母亲发现或是担心,Eggsy通常选择住在酒店里。对母亲的解释就是他到了成年的年纪,需要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他能做的就是定期回家探望,用最好的样子来抚慰母亲的忧心。


 


Merlin也曾经问过他需不需要再申请一间公寓,但是Eggsy拒绝了。酒店的好处就是随时可以入住又随时可以离开,他觉得现在的状况也很不错,除了母亲和妹妹以外,Eggsy觉得并没有什么人值得他停留。


 


好在Kingsman的福利不错,Merlin替他在一家低调的老牌五星酒店包下了一间套房,也省去了他很多的麻烦。在同母亲和妹妹一起吃过晚餐之后,Eggsy又收到了任务的简讯。Kingsman的出租车会将他送往机场,而每次Eggsy都会要求司机路过肯星顿街,这样他能看一眼曾经属于Harry Hart的公寓。


 


他曾经问过Merlin会怎样处理Harry的公寓,Merlin告诉他kingsman的其他部门会收回公寓,然后妥善处理。Eggsy想了想还是没有接话,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理由要求Merlin保留下这栋公寓,他和Harry的关系仅仅止步于导师和学生。


 


 


当Harry Hart回到伦敦的时候,他回去了自己的公寓,好在Merlin记得找人定期清理他的房间,不至于他开门的时候被屋子里的积灰熏到。当然在Merlin的那通电话之前,他还在考虑自己以后职业的选择,以及如何处理他与Eggsy之间的关系。


 


当然前者的问题他已经有了退休的打算,而后者他还没考虑清楚,这是他人生中少有的难题,还没有之一。至少在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的关系还是导师与学生,还是处于争吵中的状态。但是Merlin的电话却触动了他的某处神经,当时他就有种自己的得意画作被人用其他的画笔签上名字的愤怒感。


 


而这种愤怒感在他挂完电话之后并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如果有可能Harry Hart想把这个人拖出来,狠狠的修理一顿,然后告诉他,他才是原作者。当Harry意识到自己这样的想法时,他觉得Merlin说的对,他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还处于易怒的年轻状态,他需要回到伦敦,宣布自己的主权。


 


 


当Harry回到裁缝铺的时候,却没有意想之中的欢迎仪式。老Mark不在裁缝铺内,顶替他的是他的学徒John。而Merlin正在指挥工人搬运一个包裹严实的类似画框的东西上楼。当John看到Harry的时候,脸上出现了活见鬼的表情,然后直接放声尖叫了起来。


 


Merlin有些嫌弃的看着John,然后出声让他闭嘴,“他是活的,有影子,不信你可以动手摸摸。”


 


Merlin对Harry比划着上楼的动作,随后给Eggsy通了话,“Eggsy,有你的礼物,是Hamdanbin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王储送来的。什么,你说是一副画,让我们看着处理,好吧。”Merlin现在对于王储的名字已经熟悉到开口就能顺溜的说出来。


 


“我以为会有欢迎仪式。”回到会议室的时候,Harry对忙着拆包裹纸的Merlin说道,显示他的存在感。很显然因为这个礼物,Merlin几乎要忘记了他的存在。


 


“你想多了Harry,驻守本部的骑士都出外勤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对于你打着养伤的旗号,迟迟不归队的行为,没有揍你就是看在我们多年老朋友的份上。”Merlin回头丢给老友一个白眼,然后撕扯下最后的泡沫纸,“Oh,我说这画怎么那么重,纯金的相框。”


 


“这是什么?”Harry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油画肖像,那是Eggsy的侧脸,不在是他熟悉中的表情,变得成熟而带着些忧郁。


 


“求爱的礼物,还有爱的誓言,致最美丽的绿宝石,王储真是多才多艺。”Merlin看着Harry说道,语气里带着些故意的味道,“上次的玫瑰花让老Mark过敏进了医院,王储知道后立刻送来了赔礼,红宝石做成的玫瑰花。”


 


“有钱能办到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可炫耀的,Merlin。”Harry对于这种行为嗤之以鼻。


 


“这是错误的,Harry,王储不但有钱,还有心。”Merlin立刻进行了反驳,“实际上我觉得和你相比,他的优势更多,年轻,富有,帅气,最重要的是敢于追求自己所爱。”


 


 


突然就想写这个。


叔和蛋都没有挑明,梅老师继续得瑟的占上峰。


求转运哎



评论
热度(110)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