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kingsman】Unleashed (hartwin 狼犬丹尼AU)第九章

Roxy好惨,就这样被铁血的叔叔扔下飞机…… Morgan和Merlin的互动好好玩,果然Arthur的出场都是那么不舒服

-梵璋-:

第九章


 


 


Roxy其实也是个有点坏心眼的姑娘,她挺喜欢会带着她到处疯玩的Morgan,所以当对方嘱咐她去吓唬吓唬percival和James的时候,这个好姑娘一点儿没犹豫的就答应了。


 


女孩开心的走到医疗部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情侣病房的门前,她深吸了一口气,手上拽着从拐角花瓶里现抻出来的一束粉玫瑰,把二十年的礼仪暂时抛到一边,毫不犹豫的拉开了房门。


 


“叔叔们你们还好吗?”


 


“上帝啊!Roxy!”


 


年轻姑娘欢快的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的时候percival不知道该先杀了自己,还是先杀了还试图赖在他身上不起来的James,好在他窘迫的扭过头的时候发现他的好侄女机智的用花束挡着脸。


 


“嗨!Roxy我的小宝贝——哎呦帕西你别打我!”


 


James还没打完招呼就被percival狠狠一巴掌抽开,其实真的说起来也没什么可怕被人看见的,该收拾的已经都收拾完了,Roxy进来的时候他不过是想再向percival讨一个吻罢了。


 


“叔叔,我刚才遇见Morgan了。”Roxy忽略掉两位骑士惊恐的脸色,摆弄着花束把它们插进病房的空花瓶里,用一种轻飘飘的语气说道,“他可能一会儿就回来看看你们。”


 


James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他看了看刚刚为了活动而拔掉的输液管,又看看percival肩膀上被蹭歪的一块石膏,一时间觉得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谢谢你,Roxy,”percival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疼炸了,他就知道不该纵容James,因为这必将造成他们两个都不愿意承担的后果,“如果你肯帮忙拖延一下时间,我将感激不尽。”


 


Roxy无辜的眨眨双眼,搬了把椅子做到大床前:“我想他应该暂时还不会来,Harry带着Eggsy来找Morgan,他可能是想给Eggsy做个心理测评——你们已经知道Eggsy被找回来了吧?”


 


James点点头,给自己和percival身后垫上枕头:“Merlin前两天告诉我们了,你已经见过那孩子了吗?他怎么样?”


 


“身体状况看上去还不错,Harry应该把他照顾的挺好,但是心理状况我不太清楚,”Roxy皱了皱眉,想到Eggsy刚刚的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他看上去有点脱离社会……而且说真的虽然Eggsy跟Morgan差了太多,但是我却总觉得他们感觉很像。”


 


James和percival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


 


 


 


Harry不知道那天Morgan到底跟Eggsy说了什么,男孩自从回到家里之后就像上了发条一样,他将自己每天的时间分割好,精准的如同节拍器,除却和Harry共同的学习时间还有晚上雷打不动的电视剧时间之外,他开始系统的锻炼,并且有规律的阅读Harry书房里数量可观的藏书。


 


从世界名著到各种实用学科书籍,Eggsy每看完一本都要写上数量繁多的笔记,Harry对于他这种莫名的学习热情表示出了赞赏,但转头就给Merlin打了电话。


 


可是无论Harry和Merlin怎么旁敲侧击,Morgan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这不过是Eggsy想要加入Kingsman所必须学习的东西,既然出于年轻人自己的意愿那别人自然没有干涉的必要。


 


Harry对于他的这种说法无法反驳,最终找了一天和Eggsy谈了谈要不要进入Kingsman的预备役培训课程学习的事。


 


“这并不是正规的骑士甄选,”Harry坐在餐桌前为Eggsy解释,“很多资助Kingsman的贵族家庭会将一部分有价值及潜质的子女送进这里进行教育学习——偶尔也会与MI6和MI5的特工来交流学习——他们未来也许并不会成为一级骑士或是次级外勤特工,但是这里的教育会令他们受益终生。”


 


Eggsy忍不住皱了皱眉,要知道贵族这个词在他的印象里可并不怎么好。他一直记得最初将他带走的那些人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就是因为背后有政府官员和贵族撑腰,要知道没人会在小孩子面前有所避讳,而Eggsy的记忆力一向令他骄傲。


 


“你不喜欢贵族?”Harry敏锐的察觉到男孩的反感,忍不住挑了挑眉。


 


“他们令人厌烦,高高在上对我们品头论足,一句话就能把别人所有的痛苦和忍耐全部抹杀。”Eggsy忍不住想起因为偶尔会到玩偶之家检阅的一些贵族,他们只凭喜好就可以安排孩子们接下来所受的所有训练,Eggsy自己就曾因为一位贵族对于细腰男孩病态的喜好而被迫束腰,那不是什么令人愉悦的回忆。他们玩弄孩子们,伤害他们取乐,因为颜面问题一边需要这些乐子又一边把他们当做最肮脏而且见不得人东西。


 


“他们消遣我们,压榨我们,因我们的痛苦而快乐,因我们的眼泪而喜悦。”男孩看着Harry,他的眼神一瞬间冷得令人发寒,“我恨他们。”


 


Harry面对这种直白干脆而不加掩饰的恨意说不出话,他读出Eggsy眼中的杀意,并且很快就联想到这和Eggsy曾有的经历相。Harry意识到如果他不及时纠正Eggsy这种纯粹的想法,那么接下来男孩很可能会走上一条他并不想看到的歪路。


 


想到这里男人看向Eggsy,男孩在看到他略微皱紧的眉时露出了一个惊慌的表情,他小心翼翼的坐正,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令对方感到不悦。


 


“Eggsy,我也是个贵族。”


 


Harry为Eggsy的小心翼翼感到心酸,但他还是维持着面无表情的脸看着男孩:“你说你憎恨贵族,Eggsy,那么你也憎恨我吗?想要报复,或是更甚一步?”


 


“不!”


 


Eggsy几乎要因为Harry的话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他猛地窜了一下又立刻坐下,紧张不安的看着Harry、


 


“你是不一样的……!Harry你不是——”他试图找出恰当的形容词,但焦虑只能阻碍他的思考,“你不是那样的贵族!你是不一样的!”


 


“我也是有贵族头衔的人,Eggsy,和曾经伤害你的人站在同一个阶层。你不想报复吗?”


 


Harry平静地说道,他看着Eggsy焦虑的眼神和微微颤抖的语气满心怜惜,但他知道治愈必将伴随痛苦,这是无法避免的。他不能放任Eggsy将憎恨埋在心底,有朝一日破土而出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Eggsy为Harry的沉默感到忧虑,他沉默不安的坐在椅子上,他并不恨Harry——天啊他怎么可能憎恨Harry呢?


 


Harry是不一样的,他比任何人都好,这和是不是贵族没有任何关系,Harry给了他遮风避雨的屋子,给他可口的食物和温暖的睡铺,甚至愿意将自己的知识和能力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Eggsy不是傻子,他比谁都聪明。


 


他永远,永远,也不可能憎恨Harry,更何况像Harry意有所指的那样伤害他。


 


Eggsy为Harry的指责心口发疼,他愿意为这个男人做任何事,在他眼里Harry就像永不熄灭的火焰,温暖耀眼,令人心生敬畏又忍不住想要亲近,他给了Eggsy从来不敢奢望的一切,哪怕有一天他会将痛苦加诸于自己身上,Eggsy也明白自己不会有任何怨言,他心甘情愿承受来自Harry的一切。


 


这完全出于他自己的意志。


 


但是他认为自己会伤害他,Eggsy觉得委屈,他感到鼻腔发酸,陌生的情绪在他胸口内翻滚,他很少哭泣,因为那代表软弱和可乘之机,如果他有一点衰弱的迹象,那就意味着他会在竞技场上死去,所以即使再痛苦,在第一次进入格斗场后Eggsy就再也没哭过。


 


但是现在,Eggsy几乎要控制不了自己。


 


他低着头坐在那,双手攥紧了椅子边缘,整个人僵硬得像一块石头。


 


Harry眯起眼睛,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


 


“回答我,Eggsy。”


 


他的声音低沉又不近人情,Eggsy不敢抬头,他害怕从Harry的眼睛里看到厌恶,他害怕Harry将他拽起来丢出门外。


 


“Eggsy,别让我问第三遍。”


 


男孩颤抖的更厉害了。


 


“……不,Harry。”Eggsy终于嗫嚅着回答,“我不恨你……我永远不会报复你。”


 


“不仅是我,男孩,整个Kingsman的成员很大一部分都是贵族。”Harry看着痛苦不堪的男孩加重砝码,“Roxy也好,percival也好,还记得我说过的James吗?他也是个贵族。对了,还有Morgan。”


 


Eggsy猛地抬起头看向Harry,因为他的话显而易见的动摇着。


 


“他们都是贵族。而身为一名Kingsman,你会有机会接触各种各样的贵族,有时候你要虚以委蛇,你要和他们一起做你最痛恨的事,仅仅为了任务能顺利进行。”男人看着Eggsy,“Kingsman并不是一个会允许成员发泄私愤的地方,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搞砸任务。如果你抱着想要杀死谁的想法学习,那么你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优秀的Kingsman。”


 


“收起你不成熟的憎恨,Eggsy,别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抓着过去的痛苦不放,你当然有憎恶别人的权力,但是分清楚好坏,把你的痛苦转化成自己的力量,永远别让恨意主宰你。”Harry严厉的教训着,“还记得你为什么想要学习并且进入Kingsman吗?”


 


Eggsy点点头。


 


他想要保护Harry在保护的事物,想要向Harry那样,做正确的事,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


 


“那就永远也别忘了它。”


 


年长者最终还是忍不住柔和了嗓音:“进入Kingsman,你要牺牲很多,有时候这代表你要承受一些你不喜欢的事,会有很多你看不惯却无法阻止的事情发生在你身边。或许会有人抓着你过去的痛苦不放,利用它们刺伤你,击溃你。你要学会取舍,如果你做不到忍耐,那就从一开始就别再想这些,Kingsman是个优秀的组织,我为她自豪,但同样她也没你想的那么光鲜亮丽,想要帮助他人,你总要承担更多痛苦。”


 


“那么……”Eggsy忍不住发问,他的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抖,“我要学会忍耐,忘掉过去吗?”


 


“不,Eggsy,过去不该被遗忘,他们使你痛苦但同时也将激励你新生。”Harry摇摇头,安静的看着他,“你有权力去报复令你痛苦的罪恶之源,这是被赋予的荣光权柄,但是别让憎恨蒙了眼,学会冷静的思考,不要仅仅凭着过去的一些经验就去对别人打上评判,这并非绅士所为。如果你这么做,又和那些你讨厌的贵族有什么不同?”


 


“……Yes,Harry.”


 


Eggsy小声的说道,Harry听出他的认同发自内心,男人这才撤去一身严厉,温柔地伸出手揉了揉Eggsy的头顶。


 


“记着,Eggsy,绅士之路道阻且长,你还有很多要学,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Harry看着男孩憋红的眼眶小声宽慰,“成长伴随痛苦,而你所做的一切,我都会因此而感到骄傲。”


 


Eggsy蹭了蹭他宽大的手掌,Harry心里一片柔软,忍不住又觉得自己刚才过于严厉,他放下手想了想,看着Eggsy露出一个微笑:“想听听我和percival是怎么毁了那艘公海上的船的吗?”


 


男孩的眼睛猛地发亮,他永远不会忘了那个带给他最初噩梦的地方。Eggsy下意识的抓紧了项圈下面的勋章,看着Harry点点头,他没想过竟然是Harry毁了那里。


 


Eggsy猜测着,或许Harry就像那天烧尽玩偶之家的大火一样,势不可挡无人能及的席卷了那艘大船,将那个罪恶的地方吞噬殆尽。


 


“别着急,男孩,别着急。”Harry看着Eggsy期待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去洗澡吧,我们一会儿可以把这件事当成睡前闲谈聊一聊。”


 


 


“所以你就骂了他一顿,然后毫不留情的告诉他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阻止了Eggsy可能生成的报复心理,得到了那孩子的真心认同之后顺便秀了一下自己当年如何替他报仇毁了那艘游轮的?”


 


“恕我直言,我并没有去炫耀,只是就事论事说了一下任务过程罢了。”


 


“这没什么不一样,别狡辩,Harry。”Morgan翘着脚看向Harry,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冷笑着翻了个白眼。“我怎么就没发现你原来其实还挺有心机的呢,你要是把这耐心和手段放在人际交往上,我觉得你早就能脱离中年单身男子行列了。”


 


Harry对于对方的讽刺不置一词,跟Morgan较劲没好下场,就算他能在口头上占了上风,保不准下次受伤的时候就会被医官报复回来。明智的选择是随他去说,反正Merlin能拦着他。


 


James坐在病床上喝了一口茶:“所以说,Harry,那孩子还好吗?我什么时候能去看看他?”


 


“想都别想,在你腿上的夹板拆下来之前你再敢出这屋子我就把这个情侣病房给撤了。”


 


Morgan威胁的看了一眼坐在James旁边的percival,一脸正经的男人用眼神向他保证这种事绝不会发生——毕竟他知道Morgan最喜欢干的事就是迁怒。


 


“不过Harry,你打算什么时候让Eggsy来这里学?”Merlin点了平板看了看,“最近Kingsman内部并没有开设这些课程,上一次和MI6的合作已经是两年半以前了。”


 


“或许先让他在家学习会是个好办法,我就可以教他。”Harry放下茶杯征询老友们的意见。


 


percival摇摇头:“这并非长久之计,你的休假就快过去了,再过几天如果Arthur有新任务发布,身为目前唯一在总部待命的可出动骑士,你必然是外派的第一人选。”


 


“的确是这样,下次的任务已经起草。不太远,去法国监视运送核原料的一趟列车,保证它能顺利到达,阻止可能在上面动手脚的人。”是Merlin查看了一下任务列表,对percival的话表示认同,“你也不可能一直陪着Eggsy,教育他,时间上并不允许。”


 


Harry点点头,这的确不是长久之计,Eggsy在这一个月里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但是他们想要的并非如此。


 


男孩现在能够顺利的表述自己的想法,但他几乎没有个人情感的流露。他能够在和Harry的交谈中表达自己,但并不会在没有问题或Harry不说话的时候主动交谈。他过分乖巧,就像看着主人脸色过活的小狗,Harry想要他能打开心扉,主动交流,但Eggsy反倒处处瞧着他的脸色,生怕他生气或是不满。


 


Morgan说了这是一个必然的瓶颈期,Eggsy把Harry当作最亲密的人,他缺乏安全感,下意识的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作为而令男人失望,从而失去这个从没有过的温暖地方。所以他会把Harry交代的事情完成得尽善尽美,以此表示自己的服从和乖顺。


 


Harry对他的每一次认同和肯定其实都在加深Eggsy的安全感,这将构筑他封闭内心的一道门,总有一天男孩会因为这些善意而愿意走出来看看,在此之前恐怕他都会一直持续这种半蒙昧的状态。


 


Harry知道他需要的只是耐心和时间,但总有一种预感让他安不下心。


 


“得了,Harry,别钻牛角尖。”Morgan看出来沉默不语的骑士在琢磨什么,开口劝导,“现在进展得很顺利,你需要的只是时间,对自己有点信心。Eggsy比我强多了,瞧瞧Merlin,我当初一点没给他好脸色看,他还不是坚持下来了。”


 


魔法师为他这种轻描淡写的说法挑了挑眉:“亲爱的,如果你的‘没有好脸色’是指我第一次友好的和你打招呼但是你差点一刀把我割喉的话,我想Eggsy应该是比你强一些的。”


 


除了当事人之外的三位骑士立刻为这句话好奇起来,要知道虽然Morgan比Merlin、Harry、percival都小上一岁,但是论资历他却是所有人的大前辈,毕竟等到他们成为骑士的时候Morgan已经在Lancelot的位置上干了五年多。所以其实他们谁都没赶上当年的热闹,Merlin和Morgan到底是怎么搅到一起的一直是个谜,James曾经旁敲侧击过Arthur,得到的回应是老人不屑的一个白眼还有来自魔法师的冷笑。


 


“先生们,我以为我们在谈的是关于Eggsy的问题?”Morgan吊着嘴角假笑起来。


 


“咳,探听他人过去并非绅士所为。”James率先摇摇头,识时务的转移话题,“我在想或许可以让Eggsy来我家?”


 


percival点点头:“我赞成,Harry出任务的时候Eggsy可以在我家借宿,我和Lancelot的假期很长,Eggsy可以和Roxy一起接受私人训练。”


 


“这倒是个办法,我相信至少percival能够在Eggsy的教育问题上起到正面影响。”Merlin瞥了一眼James。


 


“不,恕我持有不同意见,我至今没法忘记percival把Roxy从飞机上扔下去的样子。”Harry抿起了嘴严肃的说,要知道他觉得percival的教育方式实在是有些斯巴达了,“那姑娘哭的像崩了的消防栓,而且那阵她才十二岁。”


 


percival忍不住清了清嗓子:“别抓着这件事不放Harry,我不是故意的。Roxy现在已经成长为了一名优秀的淑女和Kingsman预备役,这能证明我的教育是成功的。”


 


“这并不能阻止我对Roxy抱有最崇高的同情,不过我会参考你的意见,percival,谢谢你的帮助。”Harry公式化的感谢——得到了percival的一个白眼——之后抬手看了看表,“现在恕我暂时缺席你们的中年男子茶会,我需要去采购晚餐所需的材料了。”


 


Merlin放下茶杯,瞥了站起身的Harry:“哈,瞧瞧,把自己撇的多么清,说的好似你今年没有四十五岁一样。”


 


“而且,你是我们几个里唯一单身的。”Morgan用一种盖棺定论的语调说道。


 


圣杯骑士没搭理他们,起身离开已经变成茶室的医疗部病房,准备今晚买些上等牛肉做牛排。


 


他在心里将菜单拟好,思考着晚饭后可以和Eggsy讨论一下化学方面的实用技巧,男孩最近对于应用化学很是着迷,Harry对于他接受新知识的速度感到惊喜,Eggsy已经在学习方面展现了他超高的智商。


 


Harry的心情一直很好,他一边走一边认真的思考着percival的建议,要知道虽然他面上说着嫌弃percival和James的教育,但其实他相信这两位老友在教育孩子上一直拿捏得当,从Roxy现在的样子就能看出来他们的教育足够成功。这姑娘以后无论是继承父亲的产业成为女爵或是被举荐进入Kingsman成为一名特工,在Harry来看她都会做得很好。


 


所以在自己外勤期间将Eggsy暂时交给他们照顾是一项可以接受的提议,更何况Merlin和Morgan会坐镇Kingsman庄园总部,他们足以应对所有的突发情况了。


 


Harry想到这里决定晚上给percival发一封简讯,和他仔细商讨一下关于Eggsy借宿的问题。


 


他走下二楼的扶梯时感到口袋内的手机震了一下,Harry掏出来看了看,果不其然是Eggsy发来的简讯。


 


{我把那本物理化学看完了,Harry,我接下来应该看点啥?}


 


{休息一下Eggsy,学会劳逸结合,让自己放松一会儿,这样才能有助于更加效率的学习。}


 


Harry夹着雨伞站在楼梯上回复短信,Eggsy打字很快,他还没来得及收起手机,下一条讯息就顶了进来。


 


{那我可以看一会儿电视剧吗?}


 


{当然可以,Eggsy。你还可以在看的时候吃点零食,前提是别吃太撑还有别弄脏沙发。}


 


{好的Harry!}


 


这次短讯终于结束了,Harry几乎能想象到手机那端Eggsy活泼的小脸,他因为这个想象也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一个苍老威严的声音在他前面响起。


 


“你看上去很开心,Galahad,日安。”


 


Harry抬起头,看见几节台阶下Arthur拄着手杖慢慢走过来,他拖长调子和自己打招呼,Harry没办法视而不见的越过去。


 


“日安,Arthur,今天也依旧忙碌啊。”


 


“Kingsman是个总不能让人闲下来的组织,有时候我都觉得有点吃不消。”老人拖长了声音慢慢说道,耸拉眼皮下的眼神却一点没有迟暮之人的浑浊,反而锐利的让人不自在,“但是在其位,则谋其职,我还要拖着老骨头干下去才行。”


 


“令人惊叹的奉献精神,Arthur。”Harry假笑着看向老人。


 


这几乎已经算得上是明确的不耐烦了,Harry从年轻的时候就跟Arthur不对付,他不喜欢年长者过于迂腐的做派,默守陈规不是他的信条。同样年长者也不喜欢他出格的举动和妄图创新的精神,他们之间的关系一度在十五年前Harry举荐Lee进入Kingsman并且成功撑到最后实时任务甄选时降至冰点,但在Lee死后Arthur或许是本着自己推荐的学徒继任Lancelot已成事实这件事首先缓和了态度。


 


可无论如何,他的作风和近些年在对于权力问题上的控制欲让Harry无法认同,他一直尽量在非任务期间和老人保持距离,以免彼此发生冲突。


 


好在他能力卓绝,Arthur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他的事放任至今,即使知道他们在私下里曾因为Eggsy的事动用了Kingsman的资源也没说什么,至少在这件事上Harry是记下他一个人情的。


 


所以有时在面对老人的小小责难和教训时才会耐心忍受,从不多添事端。


 


不过Arthur在敲打Galahad的反骨这件事上似乎总抱有异于常人的热情。


 


“不能懈怠,Galahad,不能懈怠。”老人用手杖轻轻敲了一下地面,大理石地砖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斜睨着站到他身边的Harry,慢慢微笑起来,“因为某一位淑女而心生愉悦吗?”


 


“我恐怕你要失望了Arthur,我以为你知道我对于淑女并没有超出有礼仪范围的兴趣。”


 


Harry将手机收进口袋,对着老者轻轻致意:“如果没有其他的事,请恕我先行告退,我还需要去采买晚餐所需的食材。”


 


“不如我们一起共进晚餐,Galahad。”Arthur摩挲着手掌之下的手杖淡淡邀请。


 


“感谢您的好意,不过恐怕我无法享有这个荣幸了。”哈里扯着脸皮笑了一下,“我已经先行有约,令对方久等并非绅士之道。”


 


Arthur点点头,侧身为Harry让开了通道:“这真遗憾,Galahad,不过我想我们总有时间小聚一次。”他轻轻哼了一声,平静的凝视男人的双眼,“我听说你找到之前一直在找的那孩子了,还没来得及说声恭喜。”


 


“谢谢。”Harry停下了脚步,简短的致谢。他直觉老人话里有话,于是安静的站在原处等着他接下来的动作。


 


“希望那孩子一切安好,你打算怎么处理?”老人语气平淡慈祥,好像在谈论自家晚辈,但Harry知道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


 


“我会暂时代替成为他的监护人,直到他有能力独自回归社会生活。”


 


“很好,有责任心的男人适当的选择。”Arthur表示赞同,墨蓝色的眼睛扫了扫Harry装手机的口袋,“我相信你能分配好精力做这些私事。”


 


Harry挑了挑眉,为老人隐含的意义不置可否:“我会妥善处理。那么现在,Arthur,恕我告辞。”


 


说完他最后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庄园门厅,后勤车已经在台阶下等待。Harry看了看手表,Arthur拦住他的时间太长,他希望接下来的行程顺利,时间还足够令他能游刃有余的准备一餐晚饭。


 


Arthur站在原地看着男人坐进车子,缓缓驶离庄园。


 


“Merlin,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他抬起手按了按眼镜边上的传讯按钮,随即拄着手杖缓缓走进庄园深邃的走廊。



评论
热度(133)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