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澜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Yesterday(二)

我要挖叔的墙角,把蛋西留下!!

月间琉璃:

→突然发现昨天写的有逻辑错误,不过改动很小。琉璃只是习惯性地说一下TAT

 

房子里的气氛变了。

艾格西心里明白,却又不敢明说。没有任务的早晨他还能够和哈里一起乘车去裁缝店但晚餐却总是一个人。哈里有时候回来得很早,窝在沙发里的艾格西还能睡眼朦胧地和他打个招呼;有时候他又回来得很晚,只留下艾格西一个人躺在过大的床上,在胡思乱想中进入梦乡。

就连一起从训练走来的好朋友罗茜也难以提振他的情绪。但是没能天天继续黏着哈里,艾格西反而空出了许多时间,陪她吃中餐、逛书店、挑礼服,甚至现在的他还会细心地陪她比较比较唇彩的颜色。

“现在是夏天呢,选择口红看起来会不会太厚重了,而且这个颜色比较暗感觉不适合你。要不还是用唇彩吧,感觉这种粉红色还不错诶。”

“你男朋友对你真好,”一旁的导购小姐一脸羡慕地说道,“每次我拉我男朋友出去,他都是一屁股坐下玩手机,我一个人在旁边挑挑拣拣。”

“呃,我不是…我…就是随便陪她出来逛逛。”

“有个男士在身边买化妆品也方便一些,”导购小姐不好意思地对罗茜说道,“他们的眼光也独到一点。”

罗茜胡乱地点了点头,买下了唇彩便拉着艾格西走了出去,“呃…我不知道会造成误会,对不起。”

“我没事,”艾格西随意地摆摆手,“我知道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脾气也很差,就当补偿你咯。”

看着艾格西故作轻松地说着话,罗茜发现,眼前的男孩在不知不觉中,竟也是变了那么多,“你现在是个真正的绅士了,没有女孩子不为你倾倒。”

“也包括你吗?”艾格西接过店主给他的冰水,打开瓶盖,递给罗茜。

“要是我未来的男朋友有你现在这样一半体贴就好了。”大热天的,罗茜忍不住多喝了几口,却在下一秒被艾格西抢去了瓶子,

“冰水伤胃,不要一次性喝太多,解解渴就好了。我们找地方去吃饭吧,你也顺便休息休息,踩着高跟鞋逛街怎么也不累。”

“你管我。”罗茜笑了笑,勾上了艾格西的臂弯,“前面有一家寿司店,很好吃哦。”

 

这是一家街角的寿司店,店面不大,由于招牌不显眼食客也并不多。但真正懂料理的人都知道,这是伦敦做得最好的一家日式料理店,即使在平时预约也常常要提前一个星期。

罗茜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侍者见到她和她打了声招呼便将她们领到了一个偏里的位置。

“我喜欢靠近厨房的位置,可以看着他们给精美的寿司摆盘,就算不能吃也是一种视觉的享受。”罗茜熟门熟路地点完了菜,却在将菜单交还给侍者的一瞬间愣住了。

“女士还需要加什么吗?”侍者疑惑地问道。

“不,不是,没事,就这样吧。”

艾格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正打算转身朝着罗茜的方向看去,却被罗茜一句话又带了回来,“我们下午去看电影好不好?侏罗纪世界,我们再去看一遍。”

可惜今天似乎不是罗茜的幸运日,尝试转移话题的方法不算没成功,但是—他还是走过来了。

“罗茜、艾格西,”安东尼奥礼貌地伸出了手,“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

“是啊斯特林先生,好久不见。”艾格西起身,轻轻与他握了握手,“你也在这里用餐?”

“是啊,”他抬手看了看手表,“我和哈里约了十一点五十五,你们应该也知道,他总是迟到,约了五十五就能在十二点见到他了。”

“是啊,”艾格西扯了扯嘴角,“不过看来他对你的约会很重视,”他用眼神示意正门,“他已经来了。”

“下次再聊,我请你们吃饭。”安东尼奥点了点头,“我还没有好好谢过你们呢。”

 

“艾格西……”罗茜担心地看着对面的艾格西,“如果不想待在这儿了我们就走。”

摇摇头,艾格西抿了一口清酒,“日料打包带走就不好吃了。没事,我真没事,”说着他又扭头看了看另一个角落相谈甚欢的两个人,“我真的很抱歉我的坏情绪破坏了你本应美好的一天。”

“别这么说,”罗茜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你是我的好朋友,关心你是应该的。”说着她又叫来了一旁的侍者,“打包吧。”

 

“斯特林和哈里在剑桥就认识了,然后他又去哥伦比亚继续进修新闻专业;三次普利策奖全都和战争报道有关,你知道他的基金会还给流离失所的孩子们造了学校吗?”艾格西一边嚼着干巴巴的鲑鱼寿司,一边对罗茜说道,“老实说,如果哈里和他复合了,我连生气发火都做不到。刚才在日料店遇见他,我不生气,真的,也没有感到难受。我就是不甘心,”他低着头,不让罗茜看到他的眼睛,“我不想离开哈里,真的、不想。”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他是记者,你是特工,你们的生活本来就没有可比性。你还记得你拯救了全世界吗?”

艾格西摇摇头,“这都过去了,当下才是最重要的。罗茜,你们的生活环境比较类似,你想想,如果你遇到一个高中辍学的小混混和一个卓越的新闻记者,你会选谁?”

“我会选对我最好的那个人。”罗茜也盘腿坐在了地毯上,“艾格西,你不能逃避问题。毕竟,不管对方是何方神圣,你才是哈里的男朋友。”

“可是我看了那些手记后,真得于心不忍。而且在他给哈里的最后一封信里写着,是想象着哈里在他身边才让他熬过一日日血的恐惧。现在这个凡事e-mail的时代,他们还坚持一个月手写一封信,我觉得……真得很浪漫。而且,我能够模仿绅士的外在,但从内心而出的那种优雅却是需要从小的熏陶的。我觉得哈里和他在一起一定很开心,因为他们有共同的谈资:哲学、戏剧、音乐、美术……算了不说了。”艾格西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我还是走吧不在这里烦你了。对了,家里有什么活要我帮你干的吗?”

“没有,”罗茜摇摇头,将他送了出去,最后还是忍不住叮嘱了几句,“晚饭一定要好好吃,晚上睡不好也不要吃安眠药,喝杯牛奶,或者实在不行,就到我家来,收留你的地方还是有的。”

“知道啦,谢谢你罗茜。”艾格西接过罗茜递给她的蛋糕,“走了一天也累了,注意休息。”

 

“什么!”梅林吓得差点摔掉手中的马克杯,“他约你出去了?”

哈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在医院和家里待了两个月,什么后遗症都没了。我们一般就吃吃晚饭,有时候去西区看看戏,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梅林赶紧放下手中的平板,将转椅转向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哈里,“那艾格西呢?”

“他一般就待在家里,有时候会和罗茜去酒吧。不过一般我回家的时候他都睡觉了。”

你不在家他还能干嘛,梅林在心里默默吐槽。

哈里继续说道,“然后前两天他跟我说,想要复合,呃…或是按照他的原话,我们从没分过手。“

“咕咚”,刚喝进口的咖啡一下子都被吞了下去,“什、什么。”

“我就是拿不定主意才来找你。我以为都过了那么多年了,我早放下了,但是直到他和……走下飞机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从没忘记过他。”

“你疯了吧,”梅林看了看关实的门,又压低了声音,“艾格西怎么办?”

“……”

“不是我说你,但是你不能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先不说当初艾格西因为你的假死有多伤心,就看看现在,你们同居也快一年了,他对你不好吗?”

“可是过去的记忆是不会忘的,熟悉的感觉也是不会撒谎的,我……”

“艹,”梅林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左手指着大门对哈里说道,“第一,没恋爱可谈的我拒绝给你挑男友。第二,要分要和随便你,到时候艾格西真得走了你别给我后悔。现在,滚出去。”

 

TBC

 


评论
热度(51)
  1. 坐看云澜月间琉璃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挖叔的墙角,把蛋西留下!!

© 坐看云澜 | Powered by LOFTER